首页 - 体育热点 - 海外观察|韩国交友头部App的女性用户消失了吗?他们更喜欢这种应用

海外观察|韩国交友头部App的女性用户消失了吗?他们更喜欢这种应用

发布时间:2022-05-10  分类:体育热点  作者:seo  浏览:6229

受众广泛的在线约会产品,并非是韩国女性的心水选择

上学、工作、结婚、辞职、成为全职太太,婚姻生活中无形的堕落和压迫,让“自我追求”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三十四岁时,金智英患上了精神疾病,但她仍能处理生活中的一切。但在对话中,金智英消解了自己的个体意识,她常常误以为自己是母亲或长辈。

这是《82年的金智英》的一个女性故事。书中的歧视和不公,影射了韩国社会的种种问题。更神奇的事情真的在现实中发生了。同名电影遭到韩国极端分子的集体抵制,反映了男女对立的严峻现实。

提到韩国,想到的两个关键词就是壁垒和对立。

韩国是一个更复杂的市场,文化差异和本地化障碍。在非旅游类应用的榜单中,一系列韩国应用长期出现在榜首,其他国家的应用很少开发。

对立体现在韩国的男女关系上,男女权利的两极较量引起更多焦虑。103010等。对这个国家的婚姻问题给出了反馈。内卷化和焦虑的经济环境,催生了这一代韩国人对婚姻和爱情的抗拒。

最近韩国机构Incross发布了《82年的金智英》,其中一个数据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对这些应用程序的性别和年龄演示数据的分析表明,在30-50岁男性是交友应用的主要使用者。前10位应用程序的平均性别比例为男性79.7%,女性20.3%,Tinder中用户数量最多的男性用户比例为96.6%,而女性用户比例仅为3.4%。

Data.ai对韩国五大交友软件的统计分析也揭示了同样的观点。指数以100为界,小于100说明申请的性别比例偏向男性。Data.ai分别选取了Z世代/千禧一代/婴儿潮一代的五款热门app,很多app都在100以下。将这一数字与澳大利亚进行对比,可以明显感受到性别比例差距。

左:韩国右:澳大利亚

社交交友产品中女性的缺席并非个例,但像韩国这样尖锐的性别对比数据也是非常罕见的。韩国女性似乎更反感网恋应用,Tinder等受众广泛的网恋产品并不是她们喜欢的选择。

聚焦:负增长、老龄化与低生育率

疫情的结果是经济下行,结婚的欲望进一步降低。韩国2021年的人口数据出现了“黑叉”。根据2021年韩国总人口(含在韩居住外国人)为5175万人,同比减少9万人。这是韩国人口首次出现负增长。,统计局年底公布的数据,就年龄结构而言,老龄化问题在该国尤为严重。50-59岁人口占16.7%,60岁以上人口占25%。

极低的生育率是另一个威胁,这也反映了当代韩国女性对婚姻和生育的抵触。2020年,韩国只有不到28万新生儿出生,比上一年减少了10%,为历史最低值。当年的适龄女性的生育率低至0.84,在经合组织(OECD)中排到倒数第一。

>

韩国政府则给出了更为悲观的预测,即使预计后期生育率回升至1.24,韩国总人口预计在 2020 年 5184 万之后继续减少,到 2070 年降低至3766 万。而男女极端对立的现实之下,似乎生育率的升高都成为了幻影。

即使在老龄化和低生育率的裹挟之下,韩国仍然是一个更为发达的市场。无论是考虑到互联网普及的领先地位还是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前者的成熟推动了韩国用户在应用中的消费能力。data.ai统计数据显示,2021 年,韩国用户每天的移动应用使用时长超过 5 小时,用户支出排在世界第四。

但面对韩国文娱巨头KaKao、Naver这类涉猎各行业的公司,他们创造的“超级应用”渗入在韩国人的日常生活中,例如被称为韩国微信的“Kakao Talk”和韩国百度“Naver”。强大的竞品壁垒和文化差异,决定了娱乐出海赛道少有入局者。虽然我们也看到部分泛娱乐及社交头部产品的进入,但对于小厂来说,似乎韩国并非沃土。

聚焦在交友应用中,之前报道过的HelloTalk和Tantan是两大值得关注的头部出海产品,其中HelloTalk的女性比例达到83%,与头部其他几款的性别比例反差明显。首先需要注意的是,HelloTalk虽然有社交属性,但本质是一款语言学习软件,而一位韩国博主在介绍到它的时候会表示“在其中可以认识到许多外国朋友,而我认识的一些朋友也有用这款App成功脱单的。”这或许是它被误认为交友应用的原因,带着学习目的而来的用户更容易实现轻松交流。

HelloTalk应用

线上约会:偏爱“高阶匹配”

当多数社交产品出现性别失衡的现象, (中译为金汤匙)是例外的那一个。在我们文中给出的性别指标计算中,它是唯一一个性别比例超过100的应用,整体男女比例为100.5,处在平衡状态。而另一款女性成员更多的应用则是“Sky People”,它的性别指数为88.5。

结合韩国人对线上社交应用的一些共性看法和这两款应用的共同点来看,笔者对韩国女生偏爱的应用做出了一定的判断,安全、隐私和礼貌,是她们的共同需求:

1. 资料会员制度更受青睐:

无论是金汤匙还是Sky People,均对注册成员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以金汤匙为例,用户在注册过程中需要完整地填写个人资料,包括提交个人从业执照等证明文件。平台将对用户提交的信息进行严格审核,确认其资料的真实性以及是否满足申请的标准。

金汤匙中 用户注册需要填写的资料

而Sky People则需要会员认证自己的学历和工作。该应用由首尔国立大学的毕业生创办,创始人起初抱着帮助该校毕业生寻找另一半的想法创建了这款产品,这一点和国内的“陌上花开”非常相似,后续随着使用人数的增加而逐渐放开,成为高学历精英的相亲平台。

金汤匙在应用平台的宣传中表示,只有医生、律师等专业人士才可以通过申请成为会员。他们坚信,真实的资料验证可以确保双方更加信任彼此,从而放心地完成见面流程。这也从一定角度上预防可能存在的“Tinder诈骗王”式骗局发生。

2. 对社交氛围的要求——礼貌、私密

人和人对线上约会对象有着个体间的差距,但总体来看,韩国女性对线上约会的两大要求是:礼貌、私密。

礼貌指的是线上言语交流中对方讨论的话题、态度等,如果接触到的陌生人在初次认识的情况下擅自开黄腔、谈及过多隐私问题,很容易招致女性的反感,更有甚者将会被视为性骚扰而直接拉黑。网络环境下,女性对匿名条件中的恶意更难以防备,碰到骚扰的概率较高。

而上述提到的金汤匙在这一点上做的很棒——一旦有用户反馈此类情况,管理者会介入调查,并对涉及“流氓”行为的用户处以永久封号的制裁措施,为会员提供了安全性的保障。

私密则指的是屏蔽熟人,这一点倒是不分男女,属于韩国用户的共性诉求。这类功能在亚太地区较为常见,例如国内的探探也同样会在匹配时提示用户可以开启屏蔽熟人的功能,避免和认识的人“面对面尴尬”。目前多数韩国约会类应用都会考虑到这一点。

韩国女性的偏爱:美妆/宠物/时尚购物

跳脱出社交约会赛道,韩国女性会更青睐哪类产品?数据机构Dighty Data Market发布的《2021年下半年应用趋势报告》中表示,女性用户占比最高的应用类别是美妆、伴侣动物、时尚、室内设计、购物、美食等,她们更愿意在自身体验上投入更多精力。

据统计,宠物类别应用中,女性用户占到69%,而韩国宠物用品赛道的增速同样值得瞩目。数据显示,2019年,宠物医院、宠物旅馆、宠物咖啡馆、宠物美容等与伴侣动物相关的代表行业的使用量比2015年增长了145%,而在这些场景进行消费的人,62%是女性,单身环境下,养一只宠物作为陪伴对象成为女性的理想选择。

落到每位“铲屎官”的身上,同样是一笔不小的开支,2019 年,韩国个人在宠物方面的支出达到267,000 韩元。此外,22%的韩国人每年在宠物上花费超过 300,000 韩元。

Dighty Data Market的报告中也给出了头部宠物应用的增长情况,最为瞩目的是一款售卖宠物粮和周边产品的应用“ ”(aboutpet),和上半年相比增加了850%,而多款宠物App在半年内增速超过80%。

除去宠物赛道外,买买买也是女性的热门赛道之一。Dighty Data Market给出的数据显示,排名前十的电商应用中,共有五款App的女性用户比例达到甚至超过70%。其中女性比例最高、最为特别的一款应用是 (idus,韩文翻译为ideas),成立的8年来,idus累计吸引510亿韩元投资,于2020年被政府选定为后备独角兽企业,并于去年实现了1400万下载量的突破。

和其他电商平台不同的是,idus将他们销售的产品称为“艺术品”。官方介绍中,idus是亚洲最大的手工制品平台,这里将为手工作者和买家提供沟通的空间,用户可以提出自己的定制需求,从而买到一个独一无二的产品,比如一款刻下名字的情侣杯子。

idus推荐的手工产品

从一开始的寂寂无名到如今的名声大噪,idus的营销方式更值得借鉴。在外媒DBR的报道中提到了idus破圈的一点:创造者们利用Facebook、Instagram、Naver等媒体平台发文,宣传自己和手工作品的故事,吸引了初期的一批关注者。

除去好的营销故事外,idus更懂得如何利用社交媒体作为私域流量的“转化站”。用户可以通过在Kakao Talk中添加idus的官方号,以获得一张优惠券。而定期在每天0点/每周/每月的优惠活动则进一步促进用户消费的欲望,从而将一个慕名而来的粉丝变成品牌的忠实消费者。

标签: 韩国_科技  约会  hellotalk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