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天价”丧葬费背后:从业者收入低的问题到底是谁的问题?-铜陵新闻网

“天价”丧葬费背后:从业者收入低的问题到底是谁的问题?-铜陵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5-02  分类:教育频道  作者:seo  浏览:8932

由于传统文化对死亡讳莫如深,难以为外人所知的殡葬一直被大众理解为暴利行业。

相对于月人均几千元的收入,上万的丧葬费往往让人感叹死不起。

最近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北医三院,因为3.8万元的“丧葬费”成为众矢之的。

那些光怪陆离的“洗浴SPA”等项目是医院以各种借口“暗箱操作”吗?虽然对殡葬业的批评铺天盖地,但几位殡葬业的从业者给了Phoenix.com 《风暴眼》一个不同的视角。

「尸体停放不到三天,花费38000多元」的说法准确吗?谁将提供我们的葬礼服务?相关从业者真的暴利吗?这一期《风暴眼》将为您解释,在这个经常“上不了台面”的殡葬行业,大众对它有哪些误解?

“事死如事生”

殡葬是一种什么服务?

《风暴眼》长沙殡葬从业者小李在接受采访时,反复强调“殡葬是一种精神服务”。

殡仪馆要做的,除了处理死者的肉体和精神(灵魂),就是死者家属的情感。

如果说遗体的搬移、安放、洗(修)、包扎、融化、收集、火化仍然是一个有统一流程的“技术”工种,那么对死者家属悲痛的处理以及在这个过程中要体现的人文关怀,则是难以量化的复杂服务。

因为殡葬行业面对的消费群体非常广泛,这在其他服务行业是不可想象的。你处于哪种消费水平?在死亡面前,众生平等,最终都会被送到最近的殡仪馆。

殡葬行业要面对的是真正的三教九流,包罗万象。

有钱人舍得花钱,即使死后也有自己的殡葬需求。有些人认为在他们身后的事物上花费奢侈是“浪费金钱”。他们只选择基本服务,甚至还有生前的穷人。殡葬行业应该为他们尽到“保民生”的义务。

小李告诉《风暴眼》记者,因为外人不了解殡葬,也不想了解,而且殡葬不是小事,根本不允许出任何差错,会那么容易被外界误解。

其实殡葬行业真的有“天价”停尸费吗?传统殡葬暴利去了哪里?

被误读的“天价停尸费”

在北医三院喧闹的新闻中,最吸引人眼球的无疑是“尸体停放不到三天,共花费38000余元”。

但这种说法并不准确。

从举报人提供的收费清单可以看出,38000元的天价并不是停尸费用,而是整套殡葬服务的费用,其中工人抬尸、消毒、太平间等基本费用只有几十元。

“洗浴SPA服务”、“寿衣”等被诟病的高价项目是“可选服务”,而非正常太平间所需的强制消费项目。

在这份清单的底部,签名处有明确的提示:

1.当您选择服务项目和殡葬产品进行洽谈时,请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选择合理的消费项目。

2.对于医院内的殡葬产品和服务,殡葬服务人员已提前报价,家属自愿选择档口价格并签字。

如果殡葬服务的工作人员故意隐瞒收费项目或者强迫其消费,问题自然出在乱收费的太平间,但如果事先已经说明了收费情况,并且项目是家属自己选择的,“天价”的指责显然对殡葬方不公平,因为这是有明确约定的服务交易。

小李告诉《风暴眼》记者,这种现象在殡葬行业并非没有先例,一般分为两类:

一是服务公司收取高价,但提供的服务实际上没有达到家属的期望,即实际提供的服务不值这个价,引起家属不满;

第二,在亲人去世的场景下,家属往往很难保持理性,尤其是子女家属,往往出于心理补偿,在丧葬费上选择更“体面”的服务,在子女想养而亲人不想留的情况下,让逝者隆重离世。但是,最终的花费超出了自己的预估预期。

此外,不管双方是否达成明确协议,项目中包含的几千元“沐浴spa”费用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太高了。这种高价服务合理吗?

这涉及到另一个问题。

帮助普通人完成殡葬流程的殡仪馆和这些提供殡葬项目的服务公司是一个主体吗?

殡仪馆与殡葬服务公司——服务于民生和市场的不同主体

小李向《风暴眼》记者介绍,殡葬分为殡仪馆,属于民政局二类公益单位。殡葬服务公司本身就是市场化行为,不能和殡仪馆一概而论。

在我国,基本殡葬公共服务作为公共服务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政府保障人民基本殡葬权益的重要途径。

2012年3月2日,国家发改委和民政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殡葬

服务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里,明确规定殡葬服务区分为基本服务和延伸服务。

  前者的收费标准实行政府定价,由各地价格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在成本监审或成本调查的基础上,考虑财政补贴情况,按照非营利原则从严核定。对延伸服务,由各地根据本地情况实行政府指导价。

  基础服务为遗体接运(含抬尸、消毒)、存放(含冷藏)、火化、骨灰寄存等必需的服务。

  在殡葬行业,作为公共服务的殡仪馆,其费用标准都有明确的公示,收费标准普遍不高。

  

  (图片为小李提供)

  在保证基本服务的供给规模和质量的前提下,殡葬服务单位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适当开展延伸服务。延伸服务是指在基本服务以外、供群众选择的特殊服务,包括遗体整容、遗体防腐、吊唁设施及设备租赁等。

  

  (图片为小李提供)

  延伸服务的可选择范围就大了。

  殡仪馆虽然也提供一部分非基本选择服务,但作为民政部分直属的公益单位,并明确规定不允许经济性服务,项目种类显然比不过外面的“市场化企业”。

  而某种服务一旦“市场化”,就不免因消费者可接受的价格差异分出“高低贵贱”来。

  比如这次北医三院的那张清单里,寿衣的价格高达6800,花圈的价格总计接近一万。但实际上,这样的价格在殡葬行业并不多见,小李告诉《风暴眼》记者,寿衣的价格普遍在几百元到上千元之间,不过普遍质量类似于纸衣,当然也有客户会选择几千甚至上万的定制寿衣,还有花十几万用名贵木材定制骨灰盒的,这个根据客户需求价格不等,“但正常流程普通人肯定消费得起”。

  

  殡葬服务公司可能会在这些花里胡哨的项目上牟取暴利,但归属民政局管理的殡仪馆并不在此列,小李向《风暴眼》记者表示,有些地方殡仪馆甚至本身是赔钱的,其营运大多是靠政府补贴。

  同时,虽然市场不乏营收丰厚的殡葬企业,但对于殡葬从业者来说,这些对殡葬行业传统的“暴利”印象,并不符合他们这些在殡葬“一线”的从业者们。

  “暴利”不属于殡葬“一线”从业者

  2008年,一部日本电影《入殓师》拿下了第81届奥斯卡金像奖 最佳外语片,让人们关注起了入殓师这个行业。

  导演泷田洋二郎曾说,《入殓师》是我给自己布置的人生课题。久石让的配乐、柔和的日式风情,以及本身对于爱、死亡、人生等人文议题的追寻,给入殓师这个行业加上了一层柔美的滤镜。

  可电影终究是一件艺术品,入殓师的行业既没有岁月静好,也没有什么高薪暴利,更不会让你讨到广末凉子那样的老婆。

  小李告诉《风暴眼记者》,他所在的殡仪馆给一线从业者开的工资一般在4000—6000左右,而当地的房价普遍在一万五一平方米。

  在招聘网站上的搜索“殡葬礼仪师”,各地的薪资也普遍在这一水平。

  

  “殡葬礼仪师”可不仅仅是负责布置布置灵堂,放放花圈就行了,清洗遗体、整理逝者仪容、火化等业务他们一样不落,而这些业务绝没有人们想象得那样简单。

  腐烂的皮肤、非正常死亡尸体的惨状,对常人来说往往难以想像,而对尸体的处理来说,“视觉”的冲击还只是最轻的。

  由于人死后肌肉不再紧绷,类似括约肌等肌体均会松弛,粪便、体液等均会渗出,这在遗体清晰的过程中均需要擦拭清洗。

  在这些清洗之前,工人必须要做好孔道填塞,因为尸体会由于细胞自身的消亡出现自溶、会因为细菌作用出现腐败,会出现如尸臭、尸绿、巨人观、死后呕吐、死后分娩等现象。

  

  而尸体往往存在大量的腐败菌,不做好防护甚至会影响工人的寿命。

  小李告诉《风暴眼》,北医三院项目中的那个“沐浴spa”,应该就是指的这个,大概是由于从业者普遍文化水平有限,为赶时髦起了这样的一个看似奇怪的名字。

  同时,对尸体的清洗并不容易,即使是重症在床的病人也不会丧失调动肌群的能力,能稍微配合家属或护工的翻身动作,而尸体的肌肉早已松散,动作稍微一重就会扯坏皮肤,会引起死者家属不满不说,尸体撕裂流出的高腐液体、气体都会威胁工人的健康。

  这还只是生前健康的遗体,如果是艾滋病人、新冠病人等拥有传染性疾病的遗体呢?生前患有糖尿病,身体机能早已有腐败,尸体更是高度腐败的遗体呢?

  还有火化炉的粉尘、寿毯所用的石棉燃烧产生的气体,对工人的肺都有不可逆转的伤害。

  这样一个高度危险性的职业,其收入也只是稀松平常。殡葬行业给我们的“暴利”印象,却与他们无关。

  那钱都去哪里了呢?

  一位太平间工作人员告诉《风暴眼》,医院的太平间大多是承包出去的,一个“承包商”可能同时承接几个医院,承包商本身还是“经纪人”、“包工头”,手里掌握殡葬服务的资源,会将接到的活儿找工人去做。

  另外,收入最高的就是那些殡葬服务公司的“销售”们,他们的收入与自己的业绩“挂钩”。一个月“卖”出去多少葬礼,就挣多少钱,但殡葬行业不是工厂农场,他们没法按自己的意愿“扩大产能”,于是就把主意打在了价格的差异化上,用一个比一个贵的“销售项目”来挣取利润。

  于是殡葬行业出现了无数被新闻报道的“天价”服务,可一线从业者却拿着远不到其劳动实际价值的收入。

  沟通生与死的守望者

  所以殡葬行业暴利吗?

  由于行业的特殊性,殡葬用品确实有许多的溢价空间——十数万的“高端”骨灰盒、富丽堂皇的葬礼陈设、堪比房产的天价墓地。

  但这些并不代表殡葬业的全部。

  那些以非凡的勇气与使命感,24小时守候在工作岗位的工作环境打交道的殡葬人,才是这个行业最主体的部分,也是最容易受到人们异样眼光、非议的群体。

  夏天高达八百多度的焚化炉总是烤得他们暴汗如雨,衣服一拧便落下水来;

  浓烈的尸臭总是要在下班后仔细、反复地清洗才去得掉;

  在殡仪馆这种故去的场合,他们有时也要面临偏执的“医闹”——家属的情绪总是不稳定,甚至有时会对殡葬人员大打出手。

  但殡葬的那些“暴利”并没有公平地流向每一个殡葬人,他们常年与高度腐败的工作环境打交道,搭建起每一个逝者在生与死之间的桥梁,他们的贡献并不小于救死扶伤的医护人员,可由于“晦气”,人们不了解,也不愿了解殡葬行业,使他们总是得不到相应的认可与尊重。

  小李自嘲道,其他的误解倒还好,他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是如何才能找到女朋友,再这么熬下去自己都要成为一个哲人了——

  见过赌博高利贷上吊、因为出轨脖子被连捅数十刀、电动车着火烧死的无数意外导致的死亡后,他对待许多事物确实有一份坦然,人们在死亡面前都是平等的。

  他相信人们对自己职业的误解会被消除,因为大家虽然极力避讳这些话题,但也终归会关注。

  “毕竟人不管活成什么样,总是要死的”。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