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四年巨亏64亿 “中国迪士尼”梦想拖垮华谊兄弟——铜陵新闻网

四年巨亏64亿 “中国迪士尼”梦想拖垮华谊兄弟——铜陵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5-01  分类:娱乐资讯  作者:seo  浏览:3389

华谊兄弟(行情300027,诊股)(300027 . SZ)2021年突然“变脸”。

2022年4月27日晚,华谊兄弟发布2021年年报。报告显示,2021年,公司营业总收入13.99亿元,同比下降6.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46亿元,亏损收窄76.50%。

报告中,华谊兄弟净利润由之前业绩预告中的盈利转为亏损。根据华谊兄弟此前公布的2021年业绩预告,其2021年预计净利润为0.2-0.3亿元。至于业绩修正的原因,华谊兄弟在2021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解释,主要原因是市场环境变化导致股权投资估值下降。

与此同时,华谊兄弟2022年一季度净利润也由盈转亏。其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净利润为1.32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35亿元。

四年合计亏损超64亿

2018年以来,华谊兄弟陷入亏损泥潭。

华谊兄弟成立于1994年,主营业务包括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及直播娱乐、互联网娱乐、产业投资四大板块。2009年,华谊兄弟顶着“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的光环登陆创业板。

上市后,公司经历了长达6年的高速增长期。数据显示,2015年,华谊兄弟营业收入从2009年的6.04亿元增长至38.74亿元,净利润从2009年的8500万元增长至9.76亿元,市值一度飙升至900亿元。

但从2016年开始,华谊兄弟的经营业绩开始下滑,2018-2020年分别“失血”11.69亿元、39.78亿元和10.48亿元,合计亏损61.95亿元。

2021年,华谊兄弟第四年亏损。华谊兄弟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2021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3.99亿元,同比下降6.73%,净利润亏损2.46亿元。

至于亏损原因,华谊兄弟在2021年年报中解释称,“反复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了国内影视和旅游市场。作为影视与文化旅游协同发展的代表之一,公司主营业务受到了影响”。

不过,华谊兄弟相关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表示,年内净利润亏损大幅收窄,得益于公司近年来不断实施的优化资产结构、提高资产效率的“瘦身”策略3354。

根据华谊兄弟2021年年报,2021年,公司处置了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华谊腾讯娱乐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以及兄弟国际有限责任公司、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毛焰娱乐、咕噜在线(控股)有限公司等的股权,导致其投资收益增加283.09%,为6.1亿元。

然而这并不能掩盖华谊兄弟的资金压力。截至报告期末,公司短期借款5.2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09亿元,合计11.35亿元,而华谊兄弟的货币资金仅为6.21亿元,偿债压力较大。

华谊兄弟的债务问题与之前的一系列高溢价并购不无关系。2013年,华谊兄弟溢价2.52亿元最高36倍收购浙江长生,由张国立实际控制;2015年,我们先后以7.56亿元溢价100多倍收购东阳郝汉,以10.5亿元负资产收购东阳美拉。前者仅成立一天,而后者实际上由冯小刚控制。

高溢价收购形成了巨大的商誉。据证券时报2021年报道,截至2015年底,华谊兄弟的商誉达到35.7亿元,其中

购银汉科技、浙江常升、东阳浩瀚、东阳美拉形成的商誉分别为5.36亿元、2.45亿元、7.49亿元、10.47亿元。

  而标的公司业绩频频“爽约”,也给华谊兄弟带来了巨额的资产减值。以东阳美拉为例,按照其对华谊兄弟的业绩承诺,应在2020年实现不低于1.75亿的净利润,但其实际净利润仅为552.38万。由于未完成业绩承诺,华谊兄弟在2020年对东阳美拉的商誉计提了1.86亿的商誉减值。

  重返内容主场

  “我们最核心的影视业务还在恢复期,从产量和品质都在逐步找回属于华谊的感觉。当然,从重启到加速需要一个过程,但时间不等人,市场也一样。接下来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重燃信心,继续全力奔跑。”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在2022年初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这样表示。

  华谊兄弟影视业务掉队,源于其“去电影单一化”的战略。在此策略下,华谊兄弟开始一心扑在实景娱乐和投资项目上,甚至提出要做“中国迪士尼”。

  最终,“去电影单一化”的华谊兄弟没能成功,非但没把周边业务做起来,还在2014年,失去了民营电影公司头把交椅。据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报道,2014年,华谊兄弟电影总票房21.6亿元,而光线传媒(行情300251,诊股)电影总票房31亿元。

  如今,华谊兄弟正逐步退出与主营业务整合度较低的投资项目,完善轻资产运营模式,用回流的资金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更好地支持主营业务发展。

  “收缩战线成为了必然的选择。”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谊自上市后就开始大刀阔斧地发展周边衍生,在2010年代影视行业高歌猛进之时,这些大而无当、且暂时难以带来实际效益的扩张所带来的资金锁定并不明显。

  华谊兄弟2021年年报显示,其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仅实现收入1.17亿元,占总营收的8.39%,互联网娱乐仅实现收入0.24亿元,占总营收的1.73%,这两项业务创造的收入对华谊兄弟而言均十分微薄。

  2021年,华谊兄弟用“不断档”的作品证明了其欲回电影主场的决心。从元旦档的《温暖的抱抱》、春节档的《侍神令》《你好,李焕英》,到五一档的《阳光劫匪》、端午档的《超越》、暑期档的《盛夏未来》《混沌行走》,再到国庆档的《我和我的父辈》《拯救甜甜圈:时空大营救》,到贺岁档的《铁道英雄》《摇滚藏獒:蓝色光芒》《穿过寒冬拥抱你》,华谊兄弟2021年参与投资的电影总票房已超过百亿元。

  不过,这些作品对华谊兄弟2021年的贡献却很有限。例如,《你好,李焕英》《我和我的父辈》等高票房电影,前者截至2021年2月17日对公司产生的营业收入约为人民币860万元-1031万元,后者截至2021年10月7日对公司产生的营业收入约为人民币150万元-190万元。

  对此,张书乐表示,华谊兄弟过度押注于影视和影视相关的实体景点,在缺少爆款和实体景点并没达成想象中的营收的情况下,其未来压力极大,“即使无疫情,IP不强的主题公园式实体景点也缺乏吸引力。”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