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昊也进入S交易迎来大爆发?这位负责人说 S基金仍然是“鸡肋”——铜陵新闻网

频道:生活百态 日期: 浏览:4567
高轩也打算涉足S-trading。最近,高轩公开表示,S基金是其新战略,它正在建立一个团队,计划通过S交易出售和购买资产。

多位业内人士近日在接受《科创板日报》采访时表示,国内私募二级市场可能迎来发展窗口期。2020年,国务院会议首次明确,在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股份转让试点,从政策层面启动国内S基金元年;到目前为止,一级市场各方对流动性的迫切需求将进一步推动S交易在中国的发展。

另一方面,国内多家头部VC/PE机构对记者表示,目前没有涉足S交易的计划。即使之前有机构通过S-trading出售资产,也只是意味着涉及规模小,交易数量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S基金对机构来说还是个‘鸡肋’。”

统计还显示,近年来,S交易的活跃参与者主要是个人和公司投资者,投资机构无论是交易数量还是交易金额都排在后面。

目前S基金交易以一次性、小额、零星为主。

据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随着各地政府积极推动S基金交易平台的落地,国内S基金市场爆发。根据公开市场数据统计,全年共成交267笔,涉及251只基金,累计成交金额达264.45亿元,同比上涨38.89%。

不过,在《科创板日报》记者随机采访的五家头部机构中,只有一家回应称,2020年已经通过S基金出售了部分资产。“规模不大,我们做的也不多。目前S基金在国内还处于有点鸡肋的阶段。”

另一家头部机构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即目前S基金发挥的实际作用并不太大。该机构人士表示,首先,S-trading的一大问题是定价困难。“一级市场已经存在项目估值复杂的问题。s的交易往往涉及多个项目,设定起拍价更是难上加难。”

同时,S漫长的交易流程和繁重的工作量也让机构望而生畏。“据说一个基金可能涉及十几二十个项目,全部全覆盖,涉及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更不用说交易架构的设定,以及交易过程中各方诉求的协调。”

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深创投S基金和盖华资本共同发起设立了国内首只人民币结构重组延续基金。在推广过程中,盖华资本与新LP合作20次,就交易架构、目标操作等进行了100多次电话沟通。该项目于2020年6月开工,同年12月达成初步意向,2021年5月正式竣工。整个交易耗时近一年。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在一个基金对应的资产包中,优质的项目资产往往是先被对基金和项目更了解的GP买走,再被一些与GP关系相对密切的LP买走,最后打包成S基金进行交易,这些往往是剩下的质量较差的项目。”

202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与机构买家相比,个人和企业等投资者的决策过程相对简单,因此更容易抓住S交易机会,成为过去国内S交易的主要参与者。“但S基金市场非机构投资者的交易大多是零星的、被动的,通常来自于所投基金和gp的内部流转,或者人脉圈的推荐,难以形成系统性的机会。”

报告显示,2020年S基金交易以小额交易为主,单笔交易3000万以下占比过半,达到56.18%。个人、企业投资者等高度活跃的交易参与者,其单笔交易的平均价值均在3000万以下,且大部分是由于流动性管理、

s="ot1" href="http://fund.jrj.com.cn/trustee/">基金管理人在接受《科创板日报》采访时表示,政府引导基金近两年的集中退出,或对助推国内S基金发展起重要作用。“2015年前后,政府引导基金大爆发,按照7年存续期,它们在近期都已陆续进入到退出阶段,这里面并不是所有项目都能IPO退出,S基金此时就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退出渠道。”

  但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资资金在S交易中的占比并不大。此前十年,国资系资金参与私募股权基金共计1913只,累计出资金额 达11964.59亿元 ,但可获知的政府引导基金转让的基金份额规模,不超过10亿元。

  上述GP表示,监管政策不明朗以及定价过程中涉及的国有资产流失风险,是国资积极参与S交易前需要厘清的两个问题。

  有全球头部S基金管理机构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国内私募股权基金LP国资占比大的特点,恰恰有助于解决S交易参与方忧虑的不透明问题。

  “国资背景投资人希望出售资产或是做一些相关的调整,会有更多眼睛看向它们,包括这些国资背景投资人,本身也有汇报投资业绩的压力,它们更需要做到按流程公平性地去做S交易,这其实对S交易的透明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而对于定价问题,该人士则表示,当前国内S交易仍处于发展初级阶段,各市场参与方重心都压在了价格,且存在一些关于定价的刻板印象,这在一定程度上对S交易的发展造成了障碍,需要通过进一步的市场教育进行清扫。

  “很多时候大家都存在刻板印象,比如说卖方会认为,S项目通常要打很大的折扣才能完成出售,所以导致卖方不太愿意通过S基金形式进行交易,但在目前欧美成熟市场,S交易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就像二手房交易,并不是因为房子不好才会被卖出去。且目前GP将S基金作为退出渠道中比较优先的选择,大多数GP依然会把IPO以及出售给第三方投资人,作为首选的退出渠道。”

  其进一步表示,定价难、透明度以及市场教育等问题的解决,都需要专业的S基金管理人的参与,但当前,专业的S基金管理人在全球范围内都只有少数。

  “专业的S基金管理人在行业内与各方进行积极沟通,在当前阶段来说很重要。但纵观全球,PE一级交易GP有成千上万家,但好的S基金管理人可能全球也不过10家左右。因为S交易是一个比较集中的市场,首先它需要一定的规模效益,第二是S交易的专业性是非常强的。成熟的机构,其定价体系、交易架构设计,都需要通过多年的实践摸索。”

  科勒资本香港办事处投资主管张弛此前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当前,国内S基金市场与2000年时的全球S基金市场相似,未来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其援引了一组数据,“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市场已经达到了12-15万亿元规模,与欧美已经处在同一个级别,但根据不完全统计,人民币S基金目前在整个私募股权市场占比只有0.2%。”

  上述头部S基金管理机构人士表示,S基金本质上还是为一个非流动性市场或流动性较弱的市场,提供流动性。“本来要锁10年的资金,通过S交易,相关方的份额就可以提前退出了,释放的流动性又可以去投新的基金,又给市场带去新的流动性,这就提高了资金利用的乘数效应。”

关键词:基金#市场#机构

上一篇:关于你的养老和医疗保险!国务院最新声音→-铜陵新闻网

留言 0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