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背后的告别:浏览器大战没有尽头

频道:娱乐资讯 日期: 浏览:9455
IE背后的告别:浏览器大战没有尽头  第1张

撰文 | 木 子

编辑 | 珏 珏

美国侦探小说家钱德勒在他的书《漫长的告别》里有一句话:每说一次再见,你就死了一点。

这句话用在今天的微软IE上正合适。

6月16日,曾经的浏览器霸主微软IE宣布正式停产,退出浏览器舞台。很多人一边感叹记录一代人冲浪青春的工具终于逝去,一边又说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

毕竟在过去的七年里,微软已经为IE的离开做好了铺垫。

从2015年开始,微软IE开始告别,从企业战略的角度,提出将放弃IE品牌,转而在Windows S10上使用微软Edge。

以此为起点,之后的每一年,微软几乎都会敲打用户一次,包括将IE与微软365办公软件可以使用的浏览器隔离,在Windows消息中心警告IE将正式退休。

比尔在他的个人社交媒体推特上开玩笑说,他关闭IE浏览器是因为微芯片用完了。但很多人记得,2019年,他说他太怀念1995年了。那一年微软刚刚推出IE浏览器,属于IE的moderns才刚刚开始。

没人能阻止IE最初的疯狂,就像今天,没人能阻止它的没落。

1998年5月,比尔盖茨坐在哥伦比亚特区联邦法院的被告席上,用长达155页的证词,对美国联邦司法部和其他19个州的州检察院提出的反垄断诉讼进行了反击。

这起被称为20世纪美国最大的反垄断诉讼案,也是改变浏览器发展史的反垄断案。

微软被网景浏览器起诉,网景的崛起始于浏览器的出现。

IE背后的告别:浏览器大战没有尽头  第2张

1989年,英国一位计算机科学家设计了超文本传输协议,可以通过一串URL读取服务器上的内容。

三年后,这位科学家编写了世界上第一个浏览器,万维网,简称www。直到今天,它仍然是大多数冲浪者使用的网址的开头。

人们对未知内容的探索不仅限于文字。万维网对所有人开放免费使用。马赛克浏览器将链接和图片嵌入网页,让浏览器的世界越来越精彩。

就连以太网的发明者梅特卡夫也称赞道:网络可能比性更好。

但是1994年诞生的网景比马赛克快10倍。速度决定了上网的体验,于是网景浏览器一飞冲天,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浏览器,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

惊人的增长带来的不仅仅是漂亮的业绩。成立仅一年,网景就成功上市。它的创始人马克安德森在——年时24岁,一夜之间身价过亿。

快速发展之下,安德森想开发一个基于浏览器的操作系统,而这个决定,碰到了微软的蛋糕。

比尔选择了先和安德森谈判,但网景并不买账,于是双方走上了对抗之路,打响了浏览器战场的第一战。

p">1995年,微软发布Windows95,IE浏览器诞生。网景浏览器要价45美元,IE浏览器就免费,半年后,微软进一步宣布把Windows95和IE捆绑销售。

IE背后的告别:浏览器大战没有尽头  第3张

台面上在围剿,暗地里也在较劲。

IE浏览器4.0发布后,微软发布会现场的“e” 巨型装饰品第二天就出现在网景公司草坪上,网景员工看到后推倒装饰品,并用一只Mozilla恐龙踩在上面,而恐龙手里拿着的牌子写着:Netscape 72, Microsoft 18。72和18,分别是网景与微软的市场份额。

反击很解气,但网景资金能力比不过微软,后者的系统捆绑销售及免费战略直接将网景打下山头。

那时候,网景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很是气馁地说:战争中弱小的一方很少能战胜强大的一方。

于是乎,那场长达几年的垄断审判,并没有对微软的浏览器市场造成负面后果,最终以微软和美国政府达成和解告终。

反观网景,在1999年就因濒临破产被美国在线(AOL)以4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垄断问题最终解决那一刻,比尔盖茨哭了,但互联网用户用实际行动将IE浏览器送到了舞台中心:2003年,IE浏览器市场占有率,高达95%。

微网之战带来了浏览器市场格局的改变,可权力之巅话语权的交接,带来的不仅是微软在浏览器领域地位的确定,还有更激烈的战争。

在后来浏览器战争中,2008年注定是绕不开的关键时间节点,微软IE的没落篇章,几乎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落笔的。

今天,取代微软IE霸主之位的是谷歌,但谷歌在埃里克时代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反对开发浏览器的。

“当时我们是一家小公司,不想在浏览器大战中输得鼻青脸肿。”这是埃里克的原话,他为此对抗了长达6年时间。

这6年时间,谷歌自己不开发浏览器,反过来资助Mozilla基金会开发火狐与微软IE抗衡。但微软触碰到了谷歌的逆鳞——推出Windows Live Search,谷歌的搜索引擎被微软踢出IE浏览器。

此时,谷歌才意识到,商业法则中,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于是2008年谷歌一举推出浏览器Chrome。

IE背后的告别:浏览器大战没有尽头  第4张

谷歌进场之前,微软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活在美好市场占有率的想象里,它甚至做了个至今都让人匪夷所思的决定:几乎完全解散浏览器团队。

解散的原因是,微软高管认为,在浏览器领域已经没有对手,更没什么值得去投资了。

放在今天来看,这成为微软IE的最大败笔,谷歌的到来让微软产生危机感,从竞争的麻木中苏醒过来,可从它解散团队到更新,中间有近5年的空白期,在中国市场这个空白期更是长达10年,而中间有无数海内外玩家涌进这个赛道。

不过这一次,微软的对手不止一个。

2002年,苹果公司开发出Webkit引擎,并首次用到了自己家的Safari浏览器中,通过捆绑自己的PC端与移动端,迅速占领了市场。

两年后,第一次浏览器战争中失败的网景相关团队人员,将浏览器源码重新命名为Mozilla,发布了Firefox 1.0版。

赶上千禧年互联网大潮,中国浏览器玩家也开始纷纷冒头。

1999年,一位网名为“changyou”的天才技术男在论坛中发布了国内首款浏览器MyIE,随后留下“免费开发,高手可自行修改”的告示后就消失在互联网中。

第一位开发者失踪,可MyIE却点燃了中国公司及技术人员做浏览器的热情。

陈杰明是其中之一,2003年,他在MyIE的基础上开发出一款浏览器MyIE2并发布,同时在香港成立了Mysoft科技软件公司,一门心思扑在浏览器赛道上。

两年后,陈杰明带着团队北上成立了北京遨游天下,将浏览器改名为“Maxthon”。

同年,网名为Breath、xiaoc的两个人成立了家工作室叫凤凰工作室,做出了一款后来改名为世界之窗的浏览器。

何小鹏是在2004年的时候带着UC进入浏览器战场的,他主攻的方向与别人不同,那还是个功能机的时代,其他人都扑在PC浏览器上,他却对移动领域的浏览器研发充满兴趣。

而谷歌进场后,周鸿祎的奇虎360正式推出360安全浏览器,进一步拉开中国互联网公司进军浏览器赛道的帷幕。

这一年,王小川已经依靠搜狗在输入法领域占据一席之地,但还是义无反顾宣布进军浏览器。

2011年,百度传出敲定发展浏览器业务的重大战略,3年要投入50亿元,没多久就发布了百度浏览器。

与此同时,金山网络CTO徐鸣带着40多个人住进了北京郊区的一栋别墅,全封闭式开发产品,项目代码叫“猎豹浏览器”。

在提出做浏览器方向时,金山网络董事会的腾讯代表就对彼时的金山网络CEO傅盛发出了质问:腾讯都没有做好的浏览器,金山凭什么能做好?

傅盛毫不避讳地说,这是一场硬仗,但渠道能颠覆,市场份额也不足为惧,浏览器市场依然大有可为。

这是中国互联网创业者们早年独有的脾性,大胆、拼命,敢深入未知领域,敢叫嚣海外巨头,

而无数海内外玩家的瓜分下,到2015年的时候,微软IE的份额从昔日的95%跌到了10%左右。

尽管谷歌是这第二场战争中的最大赢家,尽管它的Chrome才是全球使用量最高的浏览器。

2018年,一家名为红芯浏览器的国产品牌,公开向大众道歉。

起因是这家品牌自称是自主研发浏览器内核的玩家,并依靠自主研发内核,拿到了2.5亿元C轮融资,然而其浏览器安装文件解压之后,人们才发现里子是谷歌Chrome浏览器。

这件事情,直接揭开了国产浏览器虽入局者众多,却没有一家能与谷歌打的尴尬境地。

国产浏览器们打不过谷歌及海外其他浏览器的根本原因,就是在于没有研发浏览器的核心内核技术,如同手机市场的厂商被国外垄断了芯片。

以至于一直以来国产浏览器玩家间的战争,基本都是围绕篡改浏览器主页、修改默认浏览器、桌面弹窗以及捆绑全家桶等展开。

例如搜狗和百度,此前两家以搜索引擎为主的公司没少打架,今天百度以不正当竞争起诉搜狗劫持流量,明天搜狗起诉百度手机助手捆绑软件。

2019年,因浏览器主页被篡改,搜狗又以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头,一纸状书将百度告上了法院,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

更有360不满搜狗选择腾讯入股,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用户默认的搜狗浏览器强制取消,逼得王小川发微博怒斥360专横。

国产浏览器怎么斗,实际上都像是在内耗,没有核心内核的浏览器,就像没有武器的战士,在战场上没有话语权。

据国际统计网站Statcounter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全球浏览器市场份额前三名分别是Google浏览器(67.13%)、Safari浏览器(9.75%)、Edge浏览器(8.81%)。

国产浏览器,在全球市场基本没有一席之地。

可IE的终结不是终点,浏览器的战争也还会持续,这源于无论是在PC时代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浏览器这个入口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价值。

2012年360推出搜索引擎产品,到2013年低其搜索一度占据中国搜索市场23%的份额,仅次于百度。

如此快的增长速度,离不开360安全浏览器的功劳,PC时代互联网居民主动获取信息、新闻及各种内容的方式就是浏览器这一端口,这个端口能为产品带来极高的流量涌入。

而根据财报信息,截至当年6月底,奇虎360基于PC的产品和服务月度活跃人数为4.25亿,其中仅仅安全浏览器月度活跃人数,就高达2.72亿人,这些流量在360将其安全浏览器默认搜索引擎由百度变成了360搜索后,作用到了引擎端。

王小川曾提过一个三级火箭模式,即输入法——浏览器——搜索,显然,在这个模式中,浏览器处于核心位置。

浏览器的价值也不会因为产业互联网的崛起而弱化或消失,尽管当下用户内容或许更多来源于相应独立的APP,但也只是形式上从PC端扩容到了移动手机端。

UC就是一个典型价值诠释的案例,它最初研发的中心就位于移动手机端,而其凭借在内容领域的构建,包括打造出视频、小说、购物等多种功能,在2014年就实现国产移动浏览器市场第一的目标,并以300亿的高价卖给了阿里。

无论是海外浏览器还是国产浏览器,这场战斗只是随着时代的向前而增大了战场,却并不会随着IE的告别而结束。

如同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所说:时光对于每一个人每一个时代而言,都具有相同的意义,昨日的叛逆会渐渐成为今日的正统,继而又供养成明日的经典。

标签: pc浏览器  微软  马克·安德森  网景浏览器  谷歌  网景 

关键词:浏览器#微软#网景

上一篇:大新闻!深圳国有资本50亿成立半导体公司 75岁的日本半导体巨头加盟……-铜陵新闻网

下一篇:【科技】好香!你喝的咖啡是无人机送来的

留言 0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