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铜陵新闻 - 疯子、狂人还是梦想家?罗永浩从未改变——铜陵新闻网

疯子、狂人还是梦想家?罗永浩从未改变——铜陵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6-26  分类:铜陵新闻  作者:seo  浏览:9883

必须是罗永浩。

“在你退网之前,我先黑你。”这是罗永浩对微博一条他离开互联网取暖的消息的回应,也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如愿发微博。

6月13日,罗永浩在微博中正式宣布退出互联网。当天微博的“罗永浩”改名为“交友直播工作室”,随后隐藏删除了大量的笑骂往事。

经过多年的风风雨雨,罗永浩已经成为最具争议的企业家之一。他告别了13年的舆论场,留下了无数的赞美、追求、诋毁和嘲讽,也带走了他一如既往的凶猛、叛逆、傲慢和真诚。

即使是熟悉罗永浩的人,对他的评价也往往反差很大。喜欢他的人叫他天才,讨厌他的人叫他疯子。

在父母眼里,罗永浩是个疯子。明明这个天赋异禀的儿子很容易就能找到高薪工作,却要冒险去做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在某些人眼里,罗永浩傲慢而自信。很多接触过罗永浩的人在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他的时候,都用了“疯子”这个词。

在职业打假人王海眼里,罗永浩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罗永浩最核心的本质就是割韭菜,就是利用粉丝对他的盲目信任。为什么是盲信?因为老罗英语教得好,不一定有判断商品或服务价值的能力,也不一定有管理团队的能力。他做锤子手机,卖货,都是收割的盲目红利。说白了就是韭菜分红。"王海向时代周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虽然毁誉参半,但随着《真实故事》的回归接近尾声,罗永浩这次得到了人们更多的好评。摔倒了再站起来,人们不禁拍手称好,还得是老罗。

在很多人眼里,他的身份标签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他可以一直还债。

“其他人都很蠢”

时隔17年,畅销书作家阿鲁纳回忆起课堂的盛况,依然震撼不已。

2005年,Aruna是北京新东方学校的学生。那时候33岁的罗永浩已经成名,他的班级座无虚席,连学生都要排队占座位。

“最热的时候,下课后,学生们排着队跟罗老师合影,这在当时是极其罕见的。”Aruna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样的场景不亚于一个当红明星的签约。

有才华是Aruna对罗永浩的评价,也是罗永浩“天生骄傲”的资本。

1972年,罗永浩出生在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区的一个公务员家庭。与普通父母不同,罗永浩从小就特立独行。

在幼师眼里,他是一个“思想复杂的孩子”。因为与应试教育体制格格不入,不肯妥协,17岁的罗永浩主动辍学,成为一名高中都没毕业的社会闲散人员。

当时的罗永浩已经表现出了他的天才和狂妄,但在传统观念的父母看来,这显然是不可接受的。没多久,罗永浩被踢出家门。

为了生计,罗永浩筛过沙,摆过书摊,做过投资批发市场代理,走私过汽车,做过期货,甚至做过传销培训老师。

听说新东方年薪百万,罗永浩给新东方的校长余寄了一封洋洋洒洒的求职信。

“给我一个采访或者试着发言的机会。我会成为新东方最好的老师,最坏的情况,我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这封看似卑微低调的求职信,展现了罗永浩的傲慢与自信。

依靠100多本成功学和2万字的记忆,罗永浩于2001年成为北京新东方学校的一名教师。

“不疯狂,不生存”被罗永浩诠释的淋漓尽致。

因为天生的口才和极高的理想主义,罗永浩的讲课被很多学生偷偷录下来,流传到网上,成为“老罗语录”,风靡全国。

正如罗永浩在求职信中所说,他真的成为了新东方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当时北京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万元,罗永浩年薪高达60万元,可以在北京买两套房一年。那时候的罗永浩意气风发,没有理财和存钱的概念。在古代是“月光族”。

据他后来回忆,当时工资的1/3用来买书和光盘;因为工资比朋友高,每次吃饭、聚会、打车都是他抢单,然后用1/3;剩下的1/3用来维持日常开销,给父母钱。

2006年6月,罗永浩从新东方辞职,创办Niubo.com。然后每一步的选择,罗永浩都是撞地板,不是所有的项目都成功,但每一次创业都要吸引万千目光。

罗永浩曾在《鲁豫有约》上说过,“当我下定决心要进入哪个领域的时候,我会把那个领域的绝大多数人想象成傻逼。其实如果我站在那个领域里回头看,那个领域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傻逼。其实我真正看重的不会超过3%、5%,甚至可能更低。”

被人张狂,却有了张狂的资本,疯子罗永浩也不过如此。

卖情怀的“骗子”?

比如一个商场,资本总是有着敏锐的商业嗅觉,寻找一个耸人听闻的资本故事。罗永浩就是那个善于提供故事的人。

锤子手机,以热搜体质出道。对于罗永浩的锤子手机来说,带有——“挑战并致敬乔布斯”的产品,可能是东半球最好的手机,最有可能是下一个索尼或苹果的产品.诸如此类,锤子科技一度造成投资人沸腾,供应商争抢,粉丝买单。

在高光时期,锤子手机一度高居JD.COM手机销量榜首。锤子科技在2012-2019年获得8轮融资。

资,总计达17亿元。

  和许多激进疯狂的创业项目一样,仅靠故事而没有成型的商业模式,锤子手机注定难以走得长远。

  2018年下半年开始,锤子科技被爆出资金链吃紧,无法支撑公司运营。一时间,供应商到锤子科技办公地点讨债,被裁员工相继讨薪。“骗子”的指责, 不断压向罗永浩。

  2018年年底,当做出关闭锤子科技决定时,罗永浩只欠债1.7亿元。随着坏消息不断扩散,供应商断供,债务像滚雪球,2亿元变4亿元,最终定格在6亿元。

  在此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罗永浩坦诚反思锤子科技的失败:“我做锤子科技之前,经历里面跟科技公司是零关系。如果我在一个做硬件的科技公司里,哪怕只做三个月实习生,都会好很多很多倍。”

  锤子科技的失败直接促成罗永浩走上直播偿债之路。而新赛道上,罗永浩的情怀依然值钱,这次买单的更多是消费者。

  2020年4月1日,在罗永浩的抖音带货直播首秀上,当他抹上剃须膏,拿起那把售价1199元的剃须刀,略显笨拙地刮掉蓄了多年的山羊胡,粉丝破防了。

  “心疼老罗。”“老罗别这样。”评论区被诸如此类的留言占领。

  今年4月,交个朋友发布两周年报告。两年时间,交个朋友直播间开播总时长超过1万小时,成交量超5551万,总GMV达100亿元,合作过的品牌数超6500个,员工从最初的7个人发展到1400多人。

  这一次,罗永浩已实现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却依然没摆脱“骗子”的质疑。

  在王海看来,“老罗是个智商比较高的骗子”。他认为,商业本质是取悦他人、取悦消费者,“靠情怀是不灵的”。罗永浩即将进军的AR行业更是如此,“靠情怀搞不定元宇宙”。

  在罗永浩直播还债期间,王海与罗永浩打过交道。2020年年底,王海连续发博炮轰,指其从漱口水、口红到项链,涉嫌造假。最终,罗永浩不得不承认,交个朋友直播间销售的“皮尔卡丹”牌羊毛衫掺假,并主动“退一赔三”。

  王海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罗永浩退出直播间后,他仍会偶尔关注交个朋友直播间。而对于AR行业,王海将根据消费者的反馈进行关注。

  给世界留下点东西

  即将清空负债的罗永浩,还要继续折腾,Happy ending似乎从来不是他喜欢的剧情,所以他总在一切顺遂时,脱离世俗理解的正常轨道。

  从新东方到牛博网,从牛博网到老罗英语培训,从老罗英语培训到锤子科技,罗永浩干一行垮一行,被调侃是“行业冥灯”。

  对于这个标签,罗永浩的说法上,“缺乏逻辑支撑,是完全不能同意的,更多只是时间上的巧合。”

  资深罗粉、参加过交个朋友电商线下课程培训的张三(化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大家总说罗永浩是“行业冥灯”,他对此并不认可。

  在他看来,罗永浩这种大IP,会倡导行业变得更正规,规范性政策出台才能让行业持续稳定发展。很多人说老罗入局后行业管控开始收紧,这是行业发展的必然性,与个人无关,“冥灯”是被外界放大的炒作行为。

  在张三眼里,做老师、培训机构、牛博网、手机、电商,这一路以来,罗永浩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原因是:罗永浩从来没变过,内心本质的东西从来没有变过。

  轻装上阵后,罗永浩All in的是一家AR科技公司。

  “这次创业,我们所有的创始合伙人都会真金白银地自己掏钱投进公司。”罗永浩说,“无论如何,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的创业,我会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搭进去,相信也一定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东西。”

  坊间传闻,已经有不少VC投资人找到了罗永浩,大家看中的也正是他曾经创业路上的连续“失败”经验。

  这一回,老罗将成为冥灯还是明灯,需要时间给出答案。但无论如何,罗永浩这股追求梦想的劲儿,还是获得了许多人的认可,包括曾一度认为他疯了的父母。

  罗永浩印象中,同龄老太太里,母亲是唯一一个不用老人机,而用智能手机的。“因为是我做的。”在《鲁豫有约》,罗永浩面带笑意回忆起母亲用锤子手机的趣事。

  “她经常用错,但还是会坚持用。她最大的动力是去跟老太太牌友们吹嘘,‘这是我儿子做的’。因为在一个小镇的一群老太太眼里,做手机是一个比做航天飞机还不可思议的事。”罗永浩说。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