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头衔:75岁日本半导体巨头总裁 在中国的最后一份工作——铜陵新闻网

头衔:75岁日本半导体巨头总裁 在中国的最后一份工作——铜陵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6-26  分类:教育频道  作者:seo  浏览:2926

6月16日,由深圳国资100%控股的深圳市思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慧”)在官方微信上发布公告,任命日本尔必达存储前总裁、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坂本幸雄为首席战略官。

这个消息至少可以延伸出三个关键信息:第一,继合肥、武汉、泉州等城市之后,深圳也要发展存储器产业;二是国内DRAM行业出现新的竞争对手;第三,75岁的日本存储界关键人物坂本幸雄再次在中国企业工作。

深圳是国资全资。

根据官方介绍和企业调查,盛伟旭成立于2022年3月,注册资本50亿元。股权渗透后,深圳SASAC最终100%拥有该公司。公司业务包括新型存储材料和架构的研发、晶圆厂的投资和建设、产品设计、制造和销售。主要产品为面向数据中心、智能手机等应用场景的通用DRAM芯片。

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是一种常见的易失性存储器。目前该领域由美韩厂商主导。市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的数据显示,2021年,三星、SK海力士、美光三家合计占据全球DRAM市场94.1%的份额,仍呈现高度集中的趋势,部分厂商甚至开始使用EUV光刻机进行DRAM的量产。目前国内有DRAM布局的企业有合肥长信存储和福建金华,其中长信存储于2019年9月投产。目前DDR4等内存芯片已经上市,金华去年也传出了小批量试产25nm产品的消息。

许巍的成立意味着国内DRAM阵营出现了新的竞争者。

观察人士注意到,坂本由纪夫的新工作是盛首次通过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简历显示,坂本幸雄曾任德州仪器日本公司副总裁、神户制钢所电子信息技术半导体部总监、联合日本半导体公司总裁兼代表董事、尔必达存储公司总裁、代表董事兼首席执行官、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坂本由纪夫被视为日本存储行业的关键人物,在DRAM领域拥有超过30年的经验。2019年底,72岁的坂本幸雄出任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日本分公司CEO的消息震惊了日本业界。坂本加入紫光集团的背景是,他的DRAM制造商尔必达在2012年因严重亏损而破产,随后被美国公司美光收购。

当时观察者网专栏作家铁流曾撰文指出,日本存储芯片产业的失败,不是因为技术低劣,而是大环境使然。被美国“广场协议”的打压、三星、SK海力士等公司的“逆周期投资”等一整套组合拳打败。文章认为,失去尔必达的坂本幸雄愿意为中国企业效力,目的明显是为了报复韩国企业,而像坂本幸雄这样的人才目前在中国的存储行业非常缺乏。“中国人没必要对坂本幸雄的日本国籍过度怀疑,甚至制造一些谣言”。

然而,在紫光集团,坂本由纪夫并没有像刘铁所说的那样完成“复仇之旅”。

由于激进扩张引发债务危机,紫光集团近两年陷入破产重组。2022年1月底,《日经新闻》报道称,紫光集团终止了重庆的DRAM芯片项目和成都的3D NAND闪存芯片项目。据知情人士透露,负责紫光集团DRAM业务的坂本幸雄已于2021年下半年离开紫光集团。这个消息后来得到了坂本的证实。

现在,坂本又回来了,什么原因?

“这将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份工作,”坂本由纪夫在加入声威秀后透露。“我将全力以赴,贡献自己的力量,帮助圣维秀实现战略目标。”

“我很荣幸加入盛伟旭。盛伟旭拥有极具竞争力的新型存储技术,以及雄厚的资金实力和精英人才

徐升首席执行官刘小强表示,坂本幸雄是日本半导体行业的领导者,拥有超过50年的半导体行业经验。坂本的加盟将增强盛伟旭在新型存储技术研发、晶圆厂建设和运营等方面的实力。同时也体现了盛伟旭广纳全球人才,实现全球存储市场领导者的决心。

“我也希望更多的优秀人才能够加入到盛伟旭的发展中来。”刘小强说。

“如果日本企业与中国企业合作,就有赶超欧美的可能。”

对于一个新成立的半导体公司来说,如何获得技术来源,避免专利侵权是一个关键问题,存储器公司也不例外。以长信存储为例。该公司最初的技术来源之一是由英飞凌剥离出来的齐梦达。与齐的合作使长信存储获得了超过1000万份技术文档和2.8TB的DRAM相关数据。

2019年5月,长信存储董事长朱一鸣在介绍自己的知识产权体系时提到,DRAM产业在全球已经发展了几十年,工艺技术不断进步。

在架构、制程、设计、接口、测试、系统等方面存在很多专利,且绝大部分控制在三星、海力士和美光手中,新进者是否拥有合规的技术来源以及自主创新能力成为立足发展的关键。

  目前,昇维旭尚未透露该公司专利技术来源及布局的具体情况。但昇维旭在官方介绍中提到,在传统技术基础上,该公司通过材料创新、架构创新,构建领先的产品竞争力。

  “公司由具备成功产业经验的领军人物领衔高管团队,核心研发团队分布在中国、日本,汇聚了世界一流的工艺制程、芯片设计、产品工程、工厂运营等半导体全链条人才,主要成员均具有20-30年先进逻辑或存储技术经验。公司依托国内外研究机构,共同开展新存储材料和架构研发,在存储产品设计与开发、芯片量产与优化等核心技术领域,具备自主创新与研发能力。”昇维旭表示。

  今年5月底,坂本幸雄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曾表示,存储芯片一般被视为通用产品,很难想像会涉及军事用途,因此没有制裁的战略性意义。

  在被问到对于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看法时,他表示,中国占全球半导体生产份额约15%,尤其对部分重要外商如英特尔等,是非常重要市场,所占份额约50%左右,而中国发展半导体的重要课题是研发。

  谈到中国大陆半导体与世界领先水平的差距,坂本幸雄表示,在DRAM领域处于中国大陆顶尖水平的长鑫存储,技术上与三星相比落后4代左右。在运算用逻辑芯片领域,中芯国际(行情688981,诊股)产品的最细电路线宽也只有14纳米(纳米为10亿分之1米),已是 7、8年前的技术,而中国台湾的台积电正在已经在开发2纳米的产品了。

  但坂本幸雄同时也提到,在全球半导体产业扩张的背景下,中国企业也在增长,和中国企业合作,联合开发更加面向未来的设备,也是日本半导体制造设备和材料企业的选项之一。他认为,落后于欧美的日本企业如果和中国企业合作,充分发挥数量优势,存在反超欧美企业的可能性。

  业内有观点认为,已经75岁的坂本幸雄对于DRAM的热情一直没有消失,而且他看好中国对于自主芯片技术研发的迫切需求,是一个可以让他再度挥洒对于DRAM热情的地方。除此之外,自从尔必达破产、紫光DRAM项目未果,坂本幸雄也不想与“失败者”划上等号。此次加入昇维旭,在“一生最后一个工作”中再做点实事,或许是坂本幸雄此生最大的心愿。

  昇维旭的成立,正值深圳市要大力发展半导体产业之际。

  6月6日,深圳市发改委、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深圳市工信局、深圳市国资委发布《深圳市培育发展半导体与集成电路产业集群行动计划(2022-2025年)》(下称:计划)。其中提到,到2025年,产业营收突破2500亿元,形成3家以上营收超过100亿元和一批营收超过10亿元的设计企业,引进和培育3家营收超20亿元的制造企业,集成电路产业能级明显提升,产业结构更加合理。

  2021年,深圳市集成电路产业主营业务收入超过1100亿元。这也意味着,未来四年,深圳计划将相关产业规模至少翻一番。

  同一天,《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和培育发展未来产业的意见》发布。其中提出,要加快完善集成电路设计、制造、封测等产业链,开展EDA工具软件、半导体材料、高端芯片和专用芯片设计技术攻关,推进12英寸芯片生产线、第三代半导体等重点项目建设,支持福田、南山、宝安、龙岗、龙华、坪山等区建设集聚区,打造全国集成电路产业集聚地、人才汇聚地、创新策源地。

  深圳此举追赶上海、北京等集成电路产业重镇的意味浓厚。公开信息显示,深圳设定的2500亿元目标,仅次于上海4000亿元及北京3000亿元销售规模的目标。

  根据此前芯思想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大陆城市集成电路竞争力排行榜,上海、北京位列第一、第二,无锡、深圳紧随其后,分列第三、第四位。2021年,上海集成电路产业实现销售收入2579亿元,贡献了全国超1/4的销售额;无锡集成电路产业营业收入则达到1783亿元,产业规模居全国第二,仅次于上海。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