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让处女染上毒瘾的策略”的低俗营销 也救不了日渐没落的吉野家——铜陵新闻网

频道:体育热点 日期: 浏览:5578
核心提示:

1.近日,吉野家描述了“让处女吸毒”营销策略的常务董事伊藤正明被解职的消息,再次登上热搜。在持续的负面舆论下,既凸显了吉野家价值观管理的混乱,也凸显了日本快餐巨头对未来业务布局的迷茫;

2.墨守成规,摧枯拉朽,中国高管的打压,不仅亲手培育出了竞品“和合谷”,更是为了一道二十年不变的单一菜品,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对“传统”的坚持,让吉野家的一碗“普鑫”牛肉饭不再让消费者着迷;

3.食品安全频发,常年营收低迷。曾经“分南北”、能互相“甩锅”的吉野家和合兴,在财报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3354单店营收大幅下滑,门店扩张乏力。日本总部大规模关店,分家和合兴私有化,突然离场;

4.退市和关店。在新消费轨道如火如荼的当下,日式餐饮的“老字号”正在大潮中衰落。中国餐饮品牌近年来的快速崛起,除了自身的问题,也在“祛魅”曾经“名不副实”的洋品牌。

?XML :命名空间前缀='O' /?XML :命名空间前缀='O' /

问:对于一个日本高管来说,擅长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答:坐在地下(匍匐认罪或请愿)。

在日本这个把垃圾变成高频词的职场,经常可以听到一群中年男人的咆哮。

前佐佐木宏要求渡边直美打扮成猪,后来森喜朗说女性议员只会浪费时间。但是,对于一个艺术水平很差的过时导演,一个因为屡次失言而声名狼藉的前首相,公众只能通过抗议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但是,如果一个商业品牌传播同样的丑闻,就会吸引消费者用脚投票。

据《环球时报》援引日本《每日新闻》第12期报道,曾在早稻田大学发表演讲,并将日本吉野家针对年轻女性的营销描述为“让处女染上毒瘾”的策略的董事总经理伊东正义,已被吉野家解雇。

此前,伊藤正明曾将吉野家的营销策略描述为“让刚离开农村的年轻处女爱上牛肉饭”。并在随后在早稻田大学举行的讲座中补充道:“一旦男人请他们吃昂贵的饭菜,他们肯定不会再吃牛肉饭了。”

此言一出,立刻引发了日本社会的强烈反弹,日本网民发起了对吉野家的抵制。

这已经不是吉野家最近第一次做出歧视性举动了。

此前的5月7日,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吉野家拒绝了一名大学生的申请,理由是申请人是外国籍。

在持续的负面舆论下,不仅仅是吉野家的价值管理,更是这家日本快餐巨头对未来的业务布局。

Phoenix.com 《风暴眼》发现,在新消费赛道全面开花的当下,日本百年品牌吉野家继续陷入业绩下滑、客流骤减的困境。

因循守旧、自毁长城,迷不住消费者的“普信”牛肉饭

1992年,吉野家在北京开第一家中国店的时候,虽然还没有到新人结婚用牛肉饭的地步,但是人气并不逊色于肯德基这种现象级的快餐。

在国内快餐还以夫妻店为主的年代,吉野家已经开始以翻台率、扁平化效率等概念降维。以快速、美味、便宜为三原则的吉野家,凭借其新颖的餐饮连锁模式,创下了每个周末卖出2000碗牛肉饭的纪录。

然而,随着每7分钟一换的客户,坐满员工的极度压缩的操作间,以绝对精准的牛肉饭标准保证稳定品控的47孔漏勺,效率极高、流程化极强的吉野家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扩张的奇迹,却也埋下了日后品牌摇摇欲坠的隐患。

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

1996年,吉野家在日本的门店数量已经达到500家。

然而,同一时期,吉野家在中国开始疲软。

菜品单一、本土化不足成为吉野家的顽疾,北京吉野家甚至一度陷入无奈亏损。

直到“北京十大厂长”之一的赵昚接任吉野家北京部总经理,开始了他大刀阔斧的改革,将北京吉野家扭亏为盈,并以成功的本土化战略赢得了前来学习和模仿的港台同仁的感谢。

然而,“不走日本模式”和非常规的高薪让赵昚成为吉野家高层的眼中钉。

2004年,获得《南宋真传》的吉野家总部连续7封邮件解雇了赵昚,但北京没有风伯馆。

同年,赵昚创立了和合谷品牌,即未来的“北京十大餐饮品牌”,这也成为吉野家的强劲对手。

此后,菜单二十年不变的吉野家,新世纪三次巨亏——。

2009年日本经济危机,吉野

家巨亏89.41亿日元

  2018年,日本吉野家因暴雨、台风和地震等原因,大量店铺停业,亏损60亿日元。同时在2017年-2019年,海外业务对应的营收增幅连年下跌,分别为18.84%、7.24%和3.7%,吉野家海外业务也在一样增长乏力;

  最近的一次亏损,则是2020年,日本吉野家归母净利润巨亏75.03亿日元,同比下滑1152.31%。全年由营业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从2019年的140.38亿日元降至27.22亿日元。

  2021年全年财报虽然还未出,但根据其公布的2021年3-11月合并财务报表中,营业收入仅为1527亿日元,较上一财年下降10.4%。

  好在,巨额的亏损被“刹住了车”。

  因为在2020年7月28日,日本吉野家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紧急关闭了近150家店铺,并接连出售子品牌“ARCMEAL”“京樽”,其中包括中国的50家店铺。

  而在吉野家宣布在中国关店50家之后,吉野家运营主体之一的合兴集团迅速出面澄清,称北京地区的吉野家将照常营业不受影响。

  网友们被挂着“合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行政总裁”名号的洪明基搞晕了对吉野家的品牌认知,第一次知道吉野家在中国还有“南北分治”的经营模式。

  只不过这个急切与日本东家撇清关系的表弟,经营状况不善甚至甚于日本吉野家。

  南本部北合兴,中、日“吉野家"争相没落

  虽然吉野家的品牌在国内耕耘已久。

  但对于大部分网友来说,他们吃过的吉野家并不完全属于日本企业。

  2011年,香港合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34.75亿港元买下吉野家在国内的特许经营权,经营范围主要在以北京为中心的北方市场。

  2021年11月29日,吉野家被曝后厨存在严重涉及食品安全违规操作问题,甚至用于餐品的肉沫、油质,都出现变臭发酸、严重发黑的情况,因此登上热搜。

  当时合兴集团迅速出面澄清,涉违规问题的吉野家并不属其集团运营范围,食品安全始终是集团经营发展的头等大事。

  标题“让处女染上毒瘾的策略”的低俗营销 也救不了日渐没落的吉野家——铜陵新闻网  第1张

  

  但合兴吉野家的食品安全问题也曾频频见诸报端。

  2012年,央视报道了山东六合速成鸡事件,吉野家被曝是采购速成鸡的“洋品牌”之一,并先“澄清”为采用速成鸡,后“打脸”自己称已封存速成鸡原料。

  2013年315晚会,吉野家北京银座店和崇外店被曝后厨都存在员工操作不规范,和严重的卫生隐患问题——棕黑色的洗涤池并不比臭黑肉沫观感好多少。

  2019年6月6日及2021年5月17日,北京吉野家快餐有限公司广外店两次因违反食品安全法被罚款。

  在口碑迅速下跌的几年里,合兴集团也一样没能止住吉野家营收能力的一泻千里。

  2020年,合兴集团全年收入16.29亿元,同比下滑22.67%,净利润亏损0.82亿元,同比下滑178.67%。

  虽然与日本老东家一成不变的执拗不同,合兴集团在积极尝试多种赛道——预制菜、直播电商,甚至推出零售新品牌“吉食汇”,但一样没能救起溺在时代大河里的吉野家。

  吉野家的没落在资本市场的反应更直观。

  2021年9月1日,合兴集团曾短暂停牌,并发布公告称由于股票交易低迷,流动性降低,公司大股东已经发起私有化建议,将撤回其上市地位。

  凤凰网财经《风暴眼》发现,截止2021年9月1日停牌,合兴集团每日平均成交量约为430.4万股,占已发行股数万分之四。

  2022年1月27日,私有化交易生效,合兴集团正式从香港交易所退市,总市值仅为7.96亿港元。

  闭店、退市,百年老店为何濒临淘汰?

  除了频频发生的食品安全事件外,吉野家价格昂贵且品类单一的菜谱也是让消费者逐渐对其失去耐心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国内食品行业发展迅猛的当下,吉野家式的烧肉丼饭早已不是什么餐饮里的珍稀品类。价格动辄近四十元的吉野家不但在价格上没有优势,单一的牛肉饭也无法扛得住来自黄焖鸡、猪脚饭以及各式拉面的围剿。

  尤其是在新消费品牌不断崛起的当下,老态龙钟的吉野家早已丧失了新生代用户的黏性——这在日本也一样,追求时尚的年轻人们对于“全身优衣库,三餐吉野家”的廉价印象多少都有些心里抵触,他们更偏好于“明亮、高端”的新式餐厅。

  在消费发展更迭眼花缭乱的国内,这种消费场景的老化则更加显著。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餐饮赛道融资事件超220起,披露融资额超500亿元。老乡鸡、喜茶、蜜雪冰城、茶百道、绿茶、眉州东坡等品牌不断受到资本青睐。

  其中拉面可能是新消费里最热的风口——成立不过三年的马永记被红杉资本递出了高达10亿元以上估值的投资意向书,2021年6月才融了A轮3亿元的五爷拌面,次月就获得了高瓴创投的A+轮投资。

  标题“让处女染上毒瘾的策略”的低俗营销 也救不了日渐没落的吉野家——铜陵新闻网  第2张

  成熟的拉面师傅缔造高效的流水线、顶饱的大碗碳水保障健康的翻台率,还有青花瓷大碗和雕纹木托盘、穿戴整洁头巾围裙的店员,同样是标准化规模化,新消费品牌似乎更懂得用户的视觉和味觉体验。

  而相比之下,这些深耕市场数十年的“洋品牌”,在新时代面前的转身总显得有些僵硬。

  据中国饭店协会发布的《2021快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式快餐市场份额已经超过85%,西式快餐市场份额已经不足15%,数量上,中式快餐门店已经达到西式快餐门店的6倍。

  吉野家输给的不是一家更好吃的牛肉饭,而是这个令他们无所适从的新时代。

  又或许,在海鲜市场起家,一直以“男人的餐厅”引以为傲的吉野家,从来就没走出过那个逼仄狭小的旧店。

  只是在长久的闭目塞聪之中,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僵直和歧视性的文化而已。

  2022年5月26日,吉野家召开股东大会,其社长首次在公开场合对该品牌之前歧视女性与外国人的事件道歉。

  股东们称,风波后首次公开露面的吉野家社长在大会一开始就道歉,社长说:“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只是一个更多元更有活力的新时代里,不再有能载动这些迷恋恶俗营销的旧日残党的大船。

 

关键词:吉野家#日本#北京

上一篇:婚庆行业人士购买花瓶后要求“七天无理由退货” 被法院驳回

下一篇:中信证券明明:消费可能比2020年反弹更快——铜陵新闻网

留言 0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