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的时候 我和妈妈在汉口码头走散了64年

频道:体育热点 日期: 浏览:5642
极度记者肖明远

“我都快70岁了。我这辈子唯一的想法就是知道我是谁,我的根在哪里,我的父母还在吗,我的哥哥姐姐过得怎么样?”家住武汉市黄陂区的蔡玲说。

1958年前后,4岁左右的蔡玲随母亲到外婆家,在汉口一个码头迷路。六十多年来,她不知道自己的真名是什么,老家在哪里。但她似乎总是隐约听到远方家人的呼唤,她相信这一生终于可以等到重逢的那一天。

蔡玲(记者肖明远摄)

在码头找妈妈的时候迷路了

蔡玲对家的记忆是遥远而模糊的。

在她的印象中,那是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父母务农,家里主食是米饭,有时候吃面。除此之外,地里还种着甘蔗和花生。

“除了我的父母,我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二哥的小名是吴。我叫我爸爸爷爷,我妈妈丫丫。我哥管我妈叫娘。”这是她六十多年来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忘记的关键信息。

大约是1958年,蔡玲家收到外婆家的信,她需要母亲回去。

“我外婆家应该有重要的东西。连邻居都知道,我妈会带着小哥哥小姐姐带我去外婆家,问我们什么时候走。我妈还特意给我做了一双花鞋,准备出门穿。”蔡玲记得,当时妈妈抱着妹妹,四岁的孩子带着小弟弟跟着她。他们走了大半天或一天才到汉口。那时候还不算太冷。他们应该在街上睡一夜。第二天早上,他们来到一个轮船码头,准备乘船。

“在候诊室,我妈妈让我和我弟弟坐在一起等她。她拉着妹妹去买面条给我们吃。小哥哥很快就在长椅上睡着了,我一刻也离不开妈妈。她前脚一走,我后脚就去找。”蔡玲说,在拥挤的码头,她很快迷路了,想回到原来的地方找妈妈,但不知道怎么走。“当时我又急又怕,站在路中间哭。有人问,哪个孩子走丢了?很多人围过来问这问那,好像有个女的说,我说话像孝感口音。”

童年的蔡玲(受访者供图)

一个陌生女人从门口走过

那天,一个在码头上晒麻袋的女人把蔡玲带回家。

“她自己的孩子应该已经死了。给我看看她孩子的衣服。但是她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养了一段时间,不知道她是不是怀孕了,还是怎么回事,就把我送到了桥口孤儿院。”蔡玲说。

第二年,蔡玲被转到黄陂孤儿院,在那里她呆了三年。1962年,黄陂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干部收养了她,当时也取了蔡玲这个名字。女干部当时一个人,把她当女儿养。

“刚开始我叫她妈妈的时候有点不舒服,后来就习惯了。”蔡玲说,养母对她很好,但她内心很敏感,对自己的人生经历念念不忘。在家里,她从来没有提过远方的家,养母也没有。“她可能怕我养着跑了,白养了。”

蔡晓玲没有自己的生日,所以她的养母说6月1日是她的生日,每年的这一天都给她买新衣服和好吃的。“我知道今天不是我的生日,但我表面上很开心地接受,生怕外人知道我是个没有父母的孤儿。其实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保密呢?我和养母相差40岁,长得也不像。别人一看就知道了。”蔡玲说。

1964年左右,十几岁的蔡玲有一次在正房洗衣服,看见一个女人从门边走过。她环顾四周,似乎在找什么东西。该女子中等身材,卷发,圆脸。虽然她穿着乡下的衣服,但她看起来很正直。“当时,我的心脏跳得很厉害。我在想这个人怎么这么像我妈?但她在房间里没注意到我,我也不敢叫她,怕我养母发现。”

短短几秒钟,女子与蔡玲擦肩而过,她不敢追出门去看一眼。此后,这一幕在蔡玲脑海中反复浮现。其实那时候她对母亲的印象有些模糊,也不能确定那个路过的女人就是她母亲,但她永远忘不了当时那种心怦怦直跳的感觉。“我妈找我”成了她心中长久的安慰和牵挂。

少女蔡玲(受访者供图)

“我爸妈还在吗?”

成年后,蔡玲先是在一家收割机厂工作,后来在一家医药公司做销售。1978年,她认识并嫁给了一个在法院工作的黄陂本地小伙,并于1980年生下了儿子。虽然偶尔会有“我们家不如别人家热闹”的惆怅,但她一直在安心经营着小家庭的幸福,只是偶尔会想起远方的家。

1988年,养母去世,蔡玲给她买了块墓地,葬礼办得很体面。“人生真的很短。”蔡玲在叹气的同时,开始更加想念亲生父母。

在儿子十几岁的时候,蔡玲第一次向他讲述了自己的人生故事。

“当时,我非常震惊。我母亲以前从未说过这话。我一直以为原来的外婆是我自己的外婆。”蔡玲的儿子告诉记者,他也支持母亲寻亲。如果我妈的记忆是真的,她4岁的时候去汉口走了一天,那么她的老家应该离汉口不远。黄陂、忻州、孝感、黄冈都有可能。

十几年前,蔡玲去宝贝回家网站登记过信息,也去汉阳琴段派出所登记过血型。她身高155 cm,头扭曲,双眼皮。她是B型血。希望儿子蔡玲能早日找到家。“一年比一年大,记忆偏差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然而事情始终没有进展。

2021年,蔡玲的妻子因病去世,这让她非常沮丧,经常需要去医院打针。她更渴望找到失散60多年的亲人。“我没有父爱,也没有母爱。现在老婆不在了,只有儿子。哪天我走了,儿子会更孤独。如果我能找到原来的亲人,那就不一样了。”

1958年是一个特别艰难的年代,但在蔡玲的印象中,那时候的她从来不饿,也不记得父亲。

母曾挨过饿。为此她坚定地相信,自己当时是真的走丢了,而不是母亲养不活故意遗弃的。

5月31日,琴断口派出所民警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十多年前蔡玲登记血型时,武汉市还没有建立完善的DNA数据库。他们建议蔡玲再来派出所重新采集一次DNA,上报到公安部的数据库,这对她寻亲将大有帮助。

“我已经快70岁了,我这辈子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想在有生之年知道我是谁,我的根在哪,我的父母还在吗,哥哥和妹妹过得好吗?”她说。

(有蔡玲家人的疑似线索者,请联系极目新闻热线:027-86777777。)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

关键词:养母#汉口#自己的

上一篇:突发!高考数学题被驳回 教育部紧急回应:已报公安机关备案!这些股票突然暴涨是怎么回事?-铜陵新闻网

下一篇:上海车企复工:停产员工身兼数职 火锅KTV缓解心理压力

留言 0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