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住宿鼻祖Airbnb将关闭中国大陆业务?国内民宿平台的盈利困境依然难以打破

频道:科技资讯 日期: 浏览:3697
财联社|新消费日报5月24日讯(记者 李丹昱)进入中国不到七年,但共享住宿的鼻祖Airbnb已经放弃了国内的民宿市场。

今天上午,Airbnb中国发布致中国用户的一封信,宣布Airbnb中国最新业务调整,将暂停支持国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订,服务出境游。

据悉,2022年7月30日零时起,Airbnb中国(Airbnb)将在中国全面下线近15万家房源和体验商家。

由于很多Airbnb房东都面临着切换平台、持续运营和平稳过渡的压力,目前,美团B& amp;b、飞猪B& amp;b、途家和小猪B& amp;b已经告诉记者,他们将与Airbnb房东沟通,并在网上点对点地协助他们。然而,虽然Airbnb退出了中国B& amp;b市场上,只有少数国产品牌在B&安普;b股市场也面临盈利困难。

不过,一位接近Airbnb的消息人士向《新消费日报》记者透露,Airbnb继续保留数百人的本地团队,以支持中国用户的出境业务。

这似乎是疫情下Airbnb全球业务收缩、裁员危机后的又一次“自救”举措,也是Airbnb中国管理团队几经变动“本土化”失败的必然结果。

共享住宿鼻祖Airbnb将关闭中国大陆业务?国内民宿平台的盈利困境依然难以打破

本土化失败 中国管理团队几经更迭

七年来,Airbnb拓展中国市场的野心非常明显,一直试图通过团队本地化来扩张。在此期间,Airbnb的业绩确实稳步攀升,甚至传出与中国B& amp;b短租平台被持续传播。

2017年3月,为了更好地融入市场,Airbnb为迎合中国市场,取了Airbnb作为中文名字,其负责中国市场的Airbnb联合创始人Nathan Blecharczyk也取了一个中文名字“白思琪”。

然而,在中国这几年,一路高歌猛进的Airbnb在中国已经连续换了一批商业领袖。

2017年10月,Airbnb中国区负责人葛洪突然离职,Airbnb中国区CEO一职空缺近10个月。在此期间,中国业务一度由Nathan Blecharczyk直接管理。

2018年,Airbnb正式任命面包旅行前创始人彭涛为中国区业务负责人,团队本地化进入新阶段。在彭涛的任期内,让Airbnb欢迎中国的本地员工数量在一年内翻了一倍多。

然而,在疫情的反复影响下,Airbnb的国内市场份额出现松动,来自中国的业务收入也在不断萎缩。最新数据显示,Airbnb的中国市场收入仅占总收入的1%左右。

2021年,彭涛正式卸任Airbnb中国区总裁。《新消费日报》记者了解到,彭涛半年前加入GGV ggv资本,成为投资人。

彭涛离职后,Airbnb中国区首席运营官肖锦宏开始负责中国区业务的日常运营管理,向白思齐汇报。去年上任时,肖锦宏曾表示:“我们将采取多重措施深耕中国市场,迎接行业复苏,引领境外游回归。”

但仅仅一年后,Airbnb选择了匆忙退出中国B& amp;b股市场。

关于中国团队,多位Airbnb前员工告诉记者,他们喜欢Airbnb的团队氛围。但也有消息透露,Airbnb中国存在管理混乱的问题。“主要原因是负责人更换频繁,总部的消失未能分散在中国的管理团队。”

事实上,本土化运营问题,始终是国外OTA品牌迟迟无法在国内扩张的核心问题。“Airbnb作为一家全球化企业,很难真正了解中国市场的出行特点,并采用不同的管理模式来管理。”爱彼迎离职员工韩女士认为。

疫情成压死骆驼的稻草?

2019年,一度成为Airbnb迎接中国的重要转折点。

彼迎联合创始人柏思齐公开表示:“我们进入中国已经4、5年了,现在无疑是成功的。当然,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也做得很好,但我们绝对是中国这个生态系统的市场领导者之一。”

彼时,爱彼迎希望在做大境外游客入境游市场的同时,也能做大本土游客市场。

为了配合集团的上市计划,爱彼迎有意扩大国内低线城市市场,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我们已经在三、四线城市看到了巨大的增长潜力,在中国的低线城市我们看到了非常惊人的增长势头。为了获得成功,我们需要维持这样的增长势头。”柏思齐表示。

根据此前 Questmobile 已经对外公布的 2019 年 1-8 月数据显示,爱彼迎 App 的平均本土用户月活 量持续领先,居国内民宿短租平台之首。

但疫情爆发改变了一切。Airbnb不仅没能享受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红利,其全球范围内的业务都受到重大冲击。2020年5月5日,爱彼迎宣布将裁减约25%的员工,并预计2020年的收入将减少50%以上。

而在中国市场,竞争的依旧激烈。

美团在低线城市的领导力和议价能力,成为爱彼迎的重要阻碍。“美团、携程在国内市场的渗透率较高,基础客群庞大,且各大OTA渠道搭建已经趋为完善,留给爱彼迎的空间不大。”景鉴智库分析师周鸣岐表示。

与此同时,各大OTA在线上流量见顶的背景下,开始探索线下渠道。

疫情前,携程不断扩张线下门店数量,稀释获客成本。对于仅属于住宿业一部分的民宿业,获客难度本身就不小。“爱彼迎用国外的模式,套在中国市场上应用,本身就不具备本土属性。”周鸣岐认为,这也是外企通有的弊病。

行业困境 难言盈利

对于Airbnb的决定,有北京、江苏的多位爱彼迎房东对新消费日报记者表达了遗憾与意外,这意味着其辛苦维护多年的用户数据从此归零。“虽然已经在多平台上线,但主要客源仍是爱彼迎,这也让我们必须加快自有微信小程序平台的建设。”

在爱彼迎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后,美团民宿、飞猪民宿、途家、小猪民宿等多家民宿品牌表示,将与爱彼迎房东沟通上线的相关事宜。

不过,爱彼迎放弃中国民宿市场,对于行业其他国内民宿品牌而言难言利好。

疫情爆发后,让尚未发展成熟的民宿业受到冲击,爱彼迎引以为傲的特色民宿也在不断关闭,亏损不断扩大。爱彼迎、途家等民宿品牌也迟迟无法扭亏。

以爱彼迎为例,自2020年12月首次公开募股以来,爱彼迎一直是一直不稳定的股票,曾从上市后不久的125美元到不到两个月后的历史新高217美元。到 2022 年为止,Airbnb股票的年化波动率为56%,几乎是标准普尔 500指数的三倍。

尽管爱彼迎在2021年第四季度扭转了一年前的巨额亏损,收入飙升至新冠疫情前水平,创下其第四季度净利润历史最高纪录,但其净利润也仅为5500万美元。

民宿平台从业者分析,很多房东都是多平台上线,所以爱彼迎留出的市场份额并不大,并不能为途家、小猪民宿等平台带来绝对增量。“无论是平台还是房东,当下还是保现金流为主。爱彼迎的退出,更大程度上为疫后市场复苏减轻了竞争压力。”

周鸣岐亦认为,行业盈利前景并不乐观,民宿业最终发展状态或将成为美团、携程等大平台的一个板块,单独发展很难盈利。

当下不少头部民宿从业者开始尝试自建微信小程序等渠道获客,黄河宿集、如隐、星野民宿等均将自建平台的预定价格调低,吸引游客。

阿那亚民宿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目前国内民宿业盈利希望渺茫,回归“小而美”才能活下去。对于爱彼迎等平台,即使疫情消失,也很难达到盈利。

标签: airbnb中国  airbnb  共享住宿  爱彼迎中国 

关键词:中国#中国市场#疫情

上一篇:淘宝618将在超宇宙网上购物 3D空间图片首次曝光

下一篇:哪些商家可以用清远券?商家如何报名?

留言 0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