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铜陵新闻 - 职称:95后视障工程师:用0.1视力的左眼敲出一条代码路径

职称:95后视障工程师:用0.1视力的左眼敲出一条代码路径

发布时间:2022-05-24  分类:铜陵新闻  作者:seo  浏览:9844

记者田汝叶王凯志

视障工程师周将电脑屏幕内容放大到300%后,双手轻敲键盘,写下一行行代码。与视力正常的人相比,他可能要花费比他们多几倍的时间和精力。

“当我处于程序开发的位置时,我所能想到的就是,视力障碍不能阻止我们从事更多的职业。”虽然过程看起来很辛苦,但周非常喜欢开发和创造。

5月15日是第32个全国助残日。视障人士是社会中一个庞大的特殊群体,他们在生活中会遇到很多不便。然而,像周这样的视障工程师试图通过信息无障碍让互联网照亮更多的视障人士。

“我在任何地方都感到自信”

中国残联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有1700多万视障人士,大约每80人中就有一人,周就是1700万人中的一人。

周出生于成都。因为视力障碍,他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坐在教室的前排。从小在普通学校的学习,让周变得开朗自信,也喜欢和同学老师打交道。“我没上过盲校,也没觉得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但是,视力障碍给孩子带来的困扰,总会随着孩子的成长而逐渐显现出来。

起初,周坐在第一排还能看到老师板书的内容,但慢慢看板书就变得模糊了。“我知道老师在写,但是具体内容我也看不清楚。”然后到了五六年级,他就要下课后走到黑板前贴着黑板把内容看清楚,然后一点一点把板书抄下来。“我这时候才发现,我和其他孩子还有很大的差距。”

其他学生可以从远处清楚地看到他们对面或旁边的东西,但周发现自己不太擅长。其他人可以踢足球,打篮球,和各种各样的运动,但周很少这样做,原因很简单,他的视力不允许。

随着周的长大,他明白了医生口中关于视功能受损、视敏度低下的专业术语,也开始认清了自己美好的想象和残酷的现实。因为视力障碍给周带来越来越多的不便,出门最难。

周的左眼视力只有0.1,右眼视力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所以每次出门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别人坐公交,只需要在站台等就可以了。当他们看着公共汽车站和上车时,周常常会得到一个模糊的看法。当他看清几辆公共汽车时,他发现公共汽车已经离开了。

“后来,我先站在公交车前面,先看了看是哪个方向。”周也觉察到了周围异样的目光。“每个人都会好奇,但他知道,为了不误车,他不得不这么做。”但是我并没有觉得比别人差。我在任何地方都感到自信。"

幸运的是,这些障碍丝毫没有减少周对生活的热爱。

按摩后自学软件的开发

初中毕业后,周就读于离家不远的一所卫生学校,主修康复治疗。

“对我来说,找到一个学习的方向其实挺难的。”周知道,无论学什么专业,什么技能,都需要用眼睛去看,然后动手练习。但是,他的视力始终是学习和操作的软肋。

其实找工作更难。周发现,虽然自己学习了相关的知识和技能,但毕业后并不符合医院的招聘要求。在屡次碰壁之后,“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周有些无奈。

于是,一个亲戚建议他学盲人按摩。用周自己的话说,学了三个月之后,他溜了好几次。按摩师更像是一份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工作。“那时候我还小,做按摩感觉很累。”

跟师傅学了几个月之后,周也下了台,开始了。

给客人们做推拿。推拿师工作时间比较自由,一到空闲时间,周富贵就喜欢玩手机。

对视障人群来说,不少人都依赖于网络世界,“其实有些视障人士不爱出门,对互联网的渴求更强烈。”周富贵经常通过语音软件和朋友们聊天,“有人爱唱歌,我们就在语音直播间里听他唱,就像开演唱会一样。”但周富贵发现,大家只能通过打字来互动,或是表演完节目之后主持人开麦,与现实环境中的氛围没法比。当时,他就萌生了一个想法,是不是可以做个有鼓掌声的音效软件呢?

周富贵试着搜索了编程视频,想学习软件的开发。他将屏幕放大,暂停,仔细查看屏幕上的代码,然后再花时间学习编程,前后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他编写出来了一款能切换音效的小软件。

一直到现在,周富贵都记得音效软件开发出来时自己雀跃的心情,“就真的类似于发现了新大陆的那种快乐”,他把这个音效软件发给了自己的朋友们,大家的使用和反馈让周富贵倍受鼓舞。

自己能做出一个软件,而且这个软件还能为大家所用。在编写代码和开发软件这条路上,周富贵仿佛找到了自己的闪光点。

“学习软件开发的过程基本上算是串联了我做推拿的经历。”周富贵第一次开发软件成功后,他就开始学习更复杂、更高级的编程,在这期间,他还做出了推拿店会员管理系统和“掌中世界”的软件,值得一提的是,“掌中世界”是由视障者开发的首个在苹果应用商店上架的产品。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互联网为视障人士的生活提供了诸多便利,可对视障人士而言,不少障碍却依旧存在。

不少视障人士通过一些读屏软件能实现网上购物,还能看书、读新闻、点外卖等,但产品的无障碍并不能满足所有的视障人士去使用。

做软件开发和产品创造,对周富贵来说也并不容易。

周富贵自学编程都是通过视频教程,他把屏幕放大来看,放大后的屏幕只能看到局部,旁边的内容显示不全,“当我缩小了只看旁边的时候,视频就讲到下一个点了。”一个视频教程,周富贵需要反反复复看很多次,学起来比普通人更吃力和费时。

但周富贵从没放弃过,在编写代码中他能收获更多的成就感和满足感。2020年3月,他加入了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帮到更多的人,研究会有不少像他这样的视障工程师。

如果说之前周富贵是做某个软件提供给用户使用,那么他现在的工作,更像是同步更多的产品去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让更多的产品都能加入到信息无障碍的行业当中,让越来越多的视障人士受益。比如,在疫情期间,他和同事一起为视障群体开发了一款无障碍地获取新冠肺炎疫情实时数据的小程序,这使得这部分群体也能够无障碍地获取疫情实时数据。

“我是信息无障碍的受益者,更是信息无障碍的推动者。”如今,周富贵的工作已经分为两个部分,他花60%的工作时间用来编写代码和开发软件,40%的时间用来宣传和推广信息无障碍的理念,希望这个行业能覆盖更多的人群。

“我是一个不吃辣的四川人”,周富贵更喜欢这样形容自己,就像他觉得自己不像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工程师,“大家会认为工程师是一个不爱说话比较沉闷,专注于技术的这样一个状态,可我爱出去玩,爱聊天,爱交朋友。”周富贵也希望更多人了解信息无障碍的理念,能汇聚起更多力量,来做这件有意义的工作。

标签: 工程师  周富贵  代码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