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热点 - 职场话题|解封后 社团“头”会成为新职业吗?

职场话题|解封后 社团“头”会成为新职业吗?

发布时间:2022-05-17  分类:体育热点  作者:seo  浏览:4752

2022年春,“上海之首”火了。自4月初上海实施全球静态管理以来,常规的市场供应体系已经停止。在大大小小的社区里,除了基层工作者和志愿者,还有接触各种物资的“负责人”。这种社区团购的模式能持续多久?社团领导可以成为新职业吗?

负一点

“头”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占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首先,在这次疫情中,被“赶鸭子上架”的团长不少,其中不少人甚至直言“我最期待的就是卸任的那一天。”

因为当团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往往会占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不管群大小,其实它的流程基本都是:用户运营——,联系团购资源——,收集购物清单3354,收款——,发货3354,发货3354,结算等。虽然这些流程看起来不难,但是实际操作过的人都知道,没有处理好每一个细节的经验,良好的人际交往能力,过硬的体力,几乎是不可能的。

其次,虽然有些团长借助现在的大环境赚了钱,但大部分“驻沪团长”可能主要从事公益和义务劳动,经营不好赔钱是常事。

在一些品牌的微信群里,经常有上海领导分享经验。他们大多表示,成为领导后,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处理好社区的团购单。尽管有一些收获,但他们承认,领导这份工作带来的好处与他们的预期相差甚远。如果他们成为专职领导,经济效益并不理想。

负面观点2

恢复正常后,团购需求不再旺盛。

在很多人看来,对于大部分社群来说,一个群体的头头都是短时间的产物。一旦生活恢复正常,很多团长都会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社区居民对团长的需求也会消退。

其实团长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社区团购其实在2016年就有了。2020年疫情爆发后,社区团购迎来大规模爆发。大量企业涌入社区团购市场,引发了整个市场的快速发展。“十社团”等平台的倒下,也让市场看到了社区团购的问题。相对于大型平台承接的社区团购,目前上海的社区团购,或者说上海的掌门人,更像是社区团购的早期模式,以社区为基础,以个人组织为特征的小型团购模式。

另外,上海的负责人之所以受到居民的信任,主要是因为他是小区的居民,以邻居的身份依托小区进行团购。他的人员结构比较简单,又被关在家里,短时间内就能组织起来。这已经成为上海现任掌门人最重要的商业模式。

所以有观点认为,一旦生活回归正常,社区团购的需求将不再旺盛,团长的价值将大打折扣。团长大部分会回到工作岗位,所以可能很难成为正常的新职业。

同意第一点

凭借商品价格低廉、居民信任等优势,具有长期存在的基础。

但也有观点认为,虽然团长很累,但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会发现团长模式其实有很多优势。

首先,团长往往是小区居民,建立信任相对简单;其次,团长可以有效连接资源和渠道;是第三组的头头让登陆成为可能。

对于群主模式能否成为一种长期存在的模式,这种观点认为,虽然目前的社区入团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自我满足的选择,是不得已的选择,但这一次上海的群主模式是全民参与的团购模式,让很多人陌生的团购模式瞬间为大家所知,这也为群主模式的长期存在提供了基础。

现在的社区,大部分团都是在资源紧缺的情况下的最后选择,但这种模式有存在的价值:组长模式可能会成为低价团购的有效渠道。而现在一旦形成了良好的信任机制,这种群长的模式将来很可能会成为低价商品的团购渠道,对价格敏感的消费者有一定的吸引力。

因此,根据这一观点,

即使解封之后团长也会有存在的价值。

赞成观点二

团长“重燃”了社区团购,延伸了消费人群

虽然不少人并不看好“团长”成为常态化新职业,但有电商从业者则看到,“社区团购”在这一波“上海团长”的影响下迎来了新的发展格局。

疫情期间,数字化或许给一批老龄人口增加了障碍,但在“上海团长”们的邻里帮助下,通过微信群接龙等数字化基础设施,破除了老龄化与社区团购之间的间隙,而低价、高频、刚需的食品,也正符合老龄人口购买需求,这相当于延伸了社区团购的消费人群。

另一边,“上海团长”的号召力,同样受到平台的青睐。日前盒马邻居里发布了招募“社区代表”的通知,将团长招募下沉至社区居民中,负责社区内客户的售前售后咨询解答,以及社区用户的开发及维护。由此可见,“上海团长”或将成为平台沉淀私域的新入口,即从邻里间的团长切入社区内部,加深社群内用户之间的联系,以便更好深耕及盘活私域流量。

根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社区团购交易规模达1206.1亿元,同比增长60.4%。另有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社区团购人均年消费额为206元,同比增长29.09%。因此,社区团购热度犹存,市场潜力仍然非常大。

标签: 团长  社区团购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