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碑翻车 100个果园管理不善 加盟店紧急下架切水果

频道:体育热点 日期: 浏览:7029
口碑翻车 100个果园管理不善 加盟店紧急下架切水果  第1张

广州天河百果园店

文/图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黄婷实习生王怡

最近想冲刺“水果第一连锁”百果园,IPO之路走得并不顺利。3354前脚刚在HKEx递交招股书,后脚就被曝出切变质水果、卖发霉水果的做法。

近日有媒体曝光两家百果园门店存在上述乱象。对此,百果园将应对重点放在了加盟店体系上。已根据《加盟店管理办法》要求,对涉事门店进行停业整顿,并责令加盟店对涉事门店员工进行停职再教育。5月11日,羊城晚报记者走访了广州百果园的几家门店,发现切好的水果产品已经下架,顾客如有需要可以免费提供现切水果服务。

果品质量争议又上演

事情一出,舆论哗然,再次引发了对品牌和加盟店管控能力的讨论。“近年来,很多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都与加盟店有关”,上海市消保委微信官方账号评论道。品牌不能一味追求扩张速度,而忽视对加盟店的管理和监督。”

在发展的过程中,百果园并没有尝到加盟店大规模扩张带来的甜头。2001年,农业、蔬菜专业出身的余慧勇南下深圳,开了第一家百果园店,这是中国第一家水果加盟连锁店。一年后,余慧勇选择了开放式加盟的模式,百果园的门店进入了激进扩张期。招股书显示,百果园共有5351家门店,其中自营店仅15家,约99.72%为加盟店。虽然加盟店的销售收入从2019年的88%下降到2021年的81.30%,但仍然是公司最重要的收入支柱。

但品牌方对加盟店的控制一直是零售连锁企业的难题,百果园在加盟制上也没有跌跌撞撞。100果园加盟商私购“串货”现象一度被媒体曝光,称100果园以次充好。风波过后,余慧勇停止了加盟模式,收回了之前加盟店的控制权,改为自营。

2015年密集融资后,扩张门店的紧迫感让百果园又走回了加盟模式的老路,喊出了2020年开店一万家的口号。然而,由于缺乏新的融资,百果园的现金几乎无法支持激进的扩张计划。为了进一步支持门店的扩张,上市成为了重要的一步。

口碑翻车 100个果园管理不善 加盟店紧急下架切水果  第2张

百果园的货架上也卖坚果品牌和生鲜品牌的产品。

能否卖好大生鲜产品?

高端,贵,一直是百果园给消费者留下的印象,与人们之前对水果生意的印象不同。其实,生鲜水果是一个链条长、成本高、利润低的生意,从百果园的业绩就能看出来。大量的加盟店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但是百果园并不怎么赚钱。2019年至2021年,百果园总销售成本分别达到81.00亿元、80.46亿元和91.33亿元,占总营收的90.2%、90.9%和88.8%。其中,包括水果采购成本在内的已售存货成本是销售成本的大头,占比稳定在95%左右。

此外,水果消费的分散化也使水果零售连锁企业的发展陷入僵局,大量市场份额仍掌握在菜市场和个体水果店手中。根据去年水果零售额,百果园在全国所有销售水果的零售企业中排名第一,但份额只有1%,前五名参与者仅占3.60%的市场份额。

对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水果业务,百果园在招股书中表示:“我们认为,线上线下的融合,门店与仓库的融合,是最适合水果零售行业的商业模式。”

线上线下融合体现在各个百果园门店。记者在天河一百果园店看到,店内货柜上随处可见百果园线上平台的引流标志。结账时,店员通常会向顾客介绍线上渠道,称使用微信小程序或在app内下单均可享受同等优惠。可见,线下门店是百果园生鲜平台的一个重要引流渠道。据悉,百果园从事采购、仓配、物流、零

售各个环节都进行了数字化升级,以实时掌握从采购端到门店端的供需情况及库销比数据。

在鲜果之外,百果园也在积极探索第二增长曲线,余惠勇曾高调宣布要把百果园往大生鲜方向发展。目前百果园APP的次日达板块中有蔬菜、海鲜、熟食冻品等品类在售。记者在门店内也发现,货架上的商品除了鲜果外,最常见的就是百果园旗下的坚果品牌“干货猩球”、干果品牌“鲜果干吃”以及生鲜品牌“熊猫大鲜”等的产品。

大生鲜产品的进入,也使得百果园的线下店越来越不像是一家纯粹的水果店。在传统的鲜果赛道,百果园和洪九果品、鲜丰水果等老对手,从门店网络一路竞争到了资本市场;而进军生鲜综合领域,百果园面临的对手则是互联网巨头和生鲜电商等。在果切风波背后,余惠勇的水果生意能否成功破局,仍是未知数。

链接

60后夫妻创立百果园

5月2日,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摩根士丹利为独家保荐人,有望拿下“水果零售第一股”。

1968年,余惠勇出生在江西德兴的一个村庄,选择就读于江西农业大学的农业蔬菜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江西农科院从事食用菌的研究与开发。

此时,余惠勇的才能就已经显露出来,仅用一年时间就让这个濒临破产的温室基地重新焕发生机,利润超过了过去五年的总和。

不过,余惠勇并不满足于“铁饭碗”,而是带着积累起来的20万元“家底”南下深圳,加入了“下海”闯荡的浪潮。

20世纪90年代初,在全国谈股论商的热情高涨之际,余惠勇的创业道路却并不顺利。历经股市割肉和运输赔本的失败后,他一度产生过逃离深圳的念头。

回到家乡的农科院待了两年,余惠勇最终还是回到了深圳。他揣着兜里仅剩的400元,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出路。

在深圳,余惠勇进入一家生鲜企业做水果销售员,每月工资只有1000元。凭借勤奋的工作和专业技能,他很快被提拔为营销部经理,此后跳槽到深圳爱地绿色食品公司做配销经理。

那时,深圳水果市场上售卖的都是昂贵的进口红富士。余惠勇为了吸引顾客,不仅亲自到山东进货——国产红富士,还在深圳设立了27个直销点,承诺送货上门。凭借成功的销售模式,“爱地”公司当年的销售额近亿元。

也就在这段时间,余惠勇发现中国的水果零售连锁市场还是一片空白。2001年,余惠勇和妻子徐艳林一起创办了百果园,并于深圳福田开出了第一家门店。

截至上市前,余惠勇和徐艳林夫妇合计直接、间接持有约35.38%的股权,为公司最大股东;员工持股平台宏愿善果持股8.65%,各投资方共约持股43.50%。

(钟和)

标签: 百果园  余惠勇  深圳 

关键词:果园#水果#加盟店

上一篇:美团增加30%骑手储备开始在管制区域循环外卖配送服务

下一篇:复旦研究:新冠肺炎的“平躺”政策不可取!半年可能杀155万人——铜陵新闻网

留言 0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