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荒阴霾下的“演员梦”_sky娱乐平台发表


欢迎大家加入sky娱乐

深一度原创视频:《“横漂”剧荒》


在“阴阳合同”引发的影视圈寒潮中,越来越多的人无戏可演。


蒋广绪有大半月没接到戏了。在横店漂泊半年,他瘦了20斤,没戏拍的时候,只靠泡面和馒头度日。他这样的横漂,阔别亲人,远离故土,在剧荒中进退失据。梦想,就像醉眼迷离时仰头看见墙上的明星海报,触手可及,又遥不可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青深一度(ID:bqshenyidu),记者:蒲晓旭,编辑:刘汨



华灯初上的浙江东阳横店镇,仿佛一座小县城。全球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横店影视城就位于这里。凭借影视、娱乐两大产业,横店镇从偏远村庄发展为“东方好莱坞”。在不久前发布的2018年度全国综合实力千强镇名单中,横店镇排名29位。



横店产出的影视热剧不计其数。在横店明清宫苑影视基地外,挂着《延禧攻略》的剧照。明清宫苑是横店影视城最大的影视基地,以“故宫”为模板1:1复制。《延禧攻略》、《如懿传》等多部热剧正是拍摄于这里。



在横店商业最繁华的万盛街,一家店铺打出“店面已转最后几天”的促销广告,曾经人流熙攘的步行街如今有些冷清。随着2018年“阴阳合同”事件被曝光,国家展开对影视圈天价片酬、偷逃税款等问题的治理,大量资本暂缓对影视圈投入,引发影视行业剧荒,很多接不到戏的演员已离开当地。



28岁的“横漂”演员蒋广绪坐在出租屋里发呆,近来一个月他都没接到一场戏。今年6月刚到横店时,他每月能挣四、五千元,后来接到的戏越来越少,最少的一个月只挣了400元。



蒋广绪是河南濮阳人,原本在北京做保安,因喜欢模仿影视剧里的人物形象,在朋友的鼓励下来横店追寻演员梦。他屋中镜前,贴有一张纸片,上面是他曾经出演过的一部古装剧的台词。根据这段台词,他现场表演起一位得意扬扬的反派人物形象。



蒋广绪在梳自己的胡子。听说留着胡子好接戏,自今年6月起,他就刻意留着胡子,每隔十天半月修理一次。可胡子长了,影响吃饭,也不利于找女朋友。他计划着,过段时间如果还找不到戏演,就考虑把胡子剪掉。



在横店一家摄影工作室里,蒋广绪在看贴在墙上的演员简历。这些简历配有演员照片和简介,用于演员向剧组投递自荐。为主动出击跑剧组找戏。蒋广绪决定重新做一套简历。



新打印的简历上,印着蒋广绪以往饰演过的人物形象,以及身高、体重、电话等基本信息。由于身形胖壮,他饰演的都是张飞、刽子手、壮汉、翻译官等一类角色。



第二天,蒋广绪带着简历走进一家住有剧组的宾馆。在横店,剧组入住的宾馆及负责招募演员的副导演房间号,会被当地一些服务类平台发布出来。有意向的演员可主动上门投简历。



蒋广绪向剧组工作人员递上简历,被对方认了出来,原来他已是第二次向该剧组送简历,却一直没接到戏。工作人员接过简历,让他先回去,有适合他的角色再联系他。蒋广绪表示,投了简历能否接到戏全凭运气,但今年剧少,他目前没有更好的选择。



蒋广绪继续寻找剧组,当他好不容易来到一家宾馆时,才被告知原本住在这里的剧组刚刚退房。多名业内人士介绍,今年横店的剧组多以网剧为主,相较正剧,网剧预算少、成本低、拍摄周期短,对演员的需求也相对较少。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助推了剧荒。



蒋广绪再继续跑剧组时,遇上两名同样来送简历的横漂演员。以为剧组房间无人,三人试图将简历卡在门外电表箱上。后来才被酒店服务员告知,住在这里的剧组已在两天前离开了。他们又赶紧将简历取了回来,因为每张简历都意味着至少1元成本。



,欢迎大家加入sky娱乐,

奔波半天毫无进展,蒋广绪回到出租屋,情绪有些失落,陪伴他的只有一只小柴犬。这只小狗还是幼崽时,被蒋广绪从一名当地房东那买了回来。小狗吃不下狗粮,蒋广绪就用火腿肠喂它,自己则吃加点调料或腐乳的清水挂面。



蒋广绪在吃煮方便面。为减少开支,他曾经每顿只吃清水煮挂面,一连吃了半个月。后来看见挂面就反胃,才买了五六个包子换换口味。再后来,他把天天吃的挂面换成了方便面。横漂半年,他的体重从260降至240斤。



蒋广绪随记者在餐厅用餐时,偶然遇见了一位剧组的司机,他主动与对方搭话,并加了对方微信,希望对方在需要演员时能联系自己。



横店的演员都会加入相应的演员群。没戏演的时候,蒋广绪会特别留意群里的剧组通告。有适合自己演的,他就迅速发去简历。那些天他陆续发了好几条,都没有后续消息。



没戏演的时候,蒋广绪也会和朋友一起拍摄如“单手劈砖”或随机策划一些搞笑类短视频,再发布到快手、火山小视频等平台上,以赚取微薄的流量收入。由于没有武术功底和特长,小视频流量不高,他总共只赚到了三、四百元。



一连20多天无戏可演,蒋广绪主动向一位领队询问是否有适合自己的戏,说自己“好久没跑戏了,都吃土了”。对方表示有一个演士兵的群演机会,要求次日凌晨5点集合,蒋广绪赶紧答应。作为剧荒潮中的特型演员,他对这个做群演的机会也很珍惜,因为“群演也不是想拍天天就有”。



第二天跟剧组进入片场后,蒋广绪穿上铠甲饰演士兵,却在拍摄中因胡子太抢镜被导演临时换下。回到演员休息区休息,他的脸上还保留着“血迹”妆扮。虽然工钱照拿,好不容易有戏可演的蒋广绪还是深感郁闷,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冷飕飕的郊外坐等剧组收工。



蒋广绪在他一位同样是“横漂”的朋友住处蹭吃火锅。锅里有肉片和丸子,算上火锅底料,食材共计30多元。因为今年戏少,大家手头都不太宽裕,甚至有的横漂靠馒头蘸盐、苹果蘸盐度日。



蒋广绪与朋友刘志军在横店街头散步。刘志军也是一位出生于1981年的横漂,目前在横店做群演。感到焦虑的时候,蒋广绪会向刘志军诉说内心的孤独。在横店,刘志军几乎是他唯一可诉心事的朋友。除了因接不到戏导致的物质匮乏,朋友少,精神空虚也普遍困扰着横漂一族。



从今年11月末至12月初半个月时间,蒋广绪至少4次在朋友圈明确表达过想结婚的意愿。家乡的同龄人孩子已经遍地跑了,自己还孑然一身,演员梦也并不明朗,他常为此感到孤独、焦虑甚至失眠。



雨天走在街上,蒋广绪看见一名女演员冒雨而行,于是走前默默为对方打伞。不想没走两步,就被对方发现,当即谢绝了他的好意,这场雨中“邂逅”再无下文。蒋广绪坦言,这样做一方面是出于好心,一方面也是在主动出击,寻找缘分。



蒋广绪在餐厅遇见24岁的横漂张建刚,并以10元买下了张建刚吃剩的大半桶油。因为长期接不到戏,张建刚准备当晚离开横店,临走前想将油拿到餐厅转手,这才与蒋广绪相遇。因为剧荒,从今年夏天起,就有不少演员陆续撤离横店。



蒋广绪在打包行李,他计划如果再接不到戏,就去象山影视基地投奔朋友,看那里有没有戏演。随着横店周边的浙江象山、湖州、上海、湖北襄阳等影视基地的兴起,一定程度上也分流了横店的演员和剧组。业内人士透露,在影视圈税改大背景下,全国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剧荒。



入夜,蒋广绪买了一瓶白酒,就着花生米独自喝了起来,近来他常常以酒消解内心的郁闷。一些朋友劝他:“在横店玩一把就可以了”。可他觉得这不是玩,而是在追求梦想。



酒过三巡,蒋广绪仰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贴着一位明星的海报。他遥不可及的,却是自己的梦想。而在他入住这间屋子之前,贴下这张海报的“横漂”租客,早已不知去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青深一度(ID:bqshenyidu),记者:蒲晓旭,编辑:刘汨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北青深一度©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9391.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